南侵日军在惠州犯下灭绝人性的暴行
作者:邹金城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2 10:07:49    浏览:4652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由于广东濒临南海,与东南亚各国隔海相望,日军出于封锁中国南大门的罪恶目的,在侵华战争中加紧对广东沿海的侵略,并一直把广东作为重点控制的地区之一。日军大举入侵华南前,先后占领了华南沿海的蒲台、担杆、围洲、三灶、南澳等岛屿,修筑码头、机场,以其海、空军封锁广东沿海。

南侵日军选择了在惠阳大亚湾登陆,登陆前对淡水、惠州狂轰滥炸。19381012日晨,日机10架次空袭淡水,淡水城内大和街、三盛街、灯笼街、下鱼街、杂货街、横头街等6条街的店铺、民居共被投落10多枚弹。由于敌机投下大量燃烧弹,致使数百间店铺和民居着火燃烧,死伤400余人,在东门梁屋和新围仔何屋被炸死的就有100余人,仅何达记一家就有13人被炸死。惠州县城咸鱼街、便门仔民居和惠安医院等处也遭日机空袭轰炸。

日军在大亚湾登陆之前,国民党蒋介石集团对敌情判断错误,认为广东毗邻香港,日本因避免与英国冲突,不敢侵犯广东,把广东国民党军6个师和几个补充团调去淞沪、南浔、河南待战场,调出部队占广东驻军总数50%左右。当时,第四路军驻粤4个军7个师和2个旅,共8万余兵力,担负广州和沿海地区防御的驻军有151师驻大亚湾、惠阳地区;153师驻深圳、樟木头地区;157师及独九旅驻广州附近;186师驻增城;独20旅驻正果。虎门要塞有守备部队和海军防守,珠江口有7艘军舰扼守。本来防守惠州、大亚湾地区兵力就不足,但余汉谋又把151师的1个旅调驻广九铁路附近。驻守惠州和大亚湾沿海防线的兵力就更加薄弱,只剩下151师的1个旅(2个团)防守惠(州)坪(山)淡(水)澳(头)一带。尤其处于大亚湾第一线,只有1个营3个连300余人布防澳头、霞涌15公里的海岸线上。国民党守军对南侵日军登陆毫无准备,又适逢“双十节”,该师竟在敌人登陆前夕,指挥军官离开部队到广州、香港度假,寻欢作乐去了,当发现敌舰已云集大亚湾的海面才急忙通知该部军官赶回营地,但已来不及了。

109,日军在第五舰队的“加贺”号、“苍龙”号、“千岁”号、“龙骧”号海空兵力护卫下,从马公启航,11日黄昏抵达大亚湾口,当夜13时陆续到达预定抛锚地。122时45分,日军第18师团、第104师团和及川先遣支队等部4万余人,分三路在大亚湾登陆。第18师团担任中路和左路的主攻任务,第104师团和及川先遣支队担任右路迂回任务。此时守军部队失去高层军官统一指挥,未有进行有力抵抗。在日军进犯时,除防守霞涌的一个连守军进行奋力抵抗外,其余部队不战溃退。中路日军在霞涌登陆,沿永湖、马安向惠州进犯;左路日军沿淡水、镇隆向惠州进犯;右路日军在平海玻璃沙厂北面海岸登陆,由稔山碧甲、范和岗、平山到达平潭与及川支队继续沿横沥、杨村、公庄、平陵、龙华、永汉、正果、派潭、直取从化,迂回广州北面,配合主攻部队进攻广州。

1410时,日军第十八师团的追击队主力攻入惠州南侧地区,遭守军151师约一个团,配有10余门迫击炮的伏击。驻防惠州城151师莫希德部,分驻县城的东坡亭、城隍庙、汪度、观澜、府城的中山公园、北帝庙、元妙观等处各布防一个连兵力。当日军进攻惠州以配飞机狂炸各据点时,莫希德率部弃城逃跑,向水口方向撤退。傍晚,上野支队的步兵55联队主力,乘大雷雨天气,在突破有火力点(碉堡)的守军阵地,当时驻守小榜山堡垒的守军40余人,出于民族义愤,他们奋力抵抗,最后竟被日军用毒气熏死。154时10分,日军占领惠州南门,5时占领北门和西门,7时攻占惠州东侧县城③。至此,府县两城防线崩溃。惠州第一次失陷。

日军占领惠州后,实施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府城搜捕200余人,被押到五眼桥东江河边用刺刀捅死后,推进东江河;县城搜捕300余人,用铁线绑双手,押到县城烽火台,用刺刀戳杀,将尸体从城楼推落城楼下的九龙岗边,尸体层叠,堆积如山丘。市民称烽火台为“断头台”。日军还到处奸淫,住在金带街陈家祠28岁的陈晚嫂被日寇轮奸后自尽。金带街一横巷568岁看庙的庙婆和一横巷260多岁的陈娣,柏子树下居住的30多岁的东莞女,她们分别被日军轮奸10多次,就连住在府前横街15号瘫痪的“陈六娘”,日军也不放过,被轮奸后死去。日军在侵占惠州狂虐摧残妇女,就使得强奸事件象瘟疫一样到处蔓延,使无数妇女深受其害。日军占领惠州50多天,将水东街及塘下街等繁华商业街纵火焚烧商铺200余间。127撤出惠州时,还炸毁府县两城交通要道——东新桥及圆通桥、近秀、横槎三座的交通设施。这是惠州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浩劫。

19415月,日军第二次侵惠州前,第12集团军独九旅旅长容干率部队进驻惠州,指挥部设驻飞鹅岭,所属627团防守飞鹅岭一带高地,为城区主要防御部队;625、626团分别设防惠州近郊的惠阳、博罗等地。独九旅进驻惠州后,沿东江河岸构筑了战壕、堡垒,城区内主要街道修筑路障工事,郊外山岭有堡垒,布防了兵力。

59起一连三天,进袭惠州的日机30余架次侵犯惠城,轮番投弹轰炸、扫射,守军独九旅布防地多遭炸毁。12日,日军分水陆两路进犯惠州,独九旅闻风弃城,撤向梁化、大岚一带。此次,日军轻易地占领了惠州,当天下午4时,惠州第二次沦陷。

日军入侵惠州的前夕,整个鹅城笼罩着战争气氛,市民不愿在日本的太阳旗下,当亡国奴,做顺民,多数市民在黑夜中向郊外乡村逃跑,日军入城一无所获,遂到郊外乡村实行地毯式搜劫,在蓬瀛村屠杀居民及城中避难者400多人。日军在撤退前的8天中,又疯狂地在惠州水东街、塘下街、打石街(中山西)万石坊(中山南)及府城、县城商店民房,以鸣炮为信号,焚毁商店和民宅900间之多。此外,西湖风景区周围名胜古迹的栖禅寺、永福寺、元妙观亦遭焚毁,整个鹅城变成废墟,满目疮痍。520,日军撤出惠州时,将木搭架的东新桥焚毁。

19421月25晨,日军酒井部中川联队步骑炮兵2000余人,由东莞越过广九铁路的樟木头,沿惠樟公路向惠州进犯。守军独九旅部625团周文浩部,驻马安、林村,627团陈树英部,驻河南岸至飞鹅岭、鸭仔 ,626团张光前部,驻天堂围、龙岗。指挥部设在县城东门处林岗头村,该部根据敌情,命令陈树英团主力扼守飞鹅岭两高地,待敌深入时聚而歼之。下午3时,敌至鸭仔 ,陈团一个营抢占公路旁两侧高地,且战且走,诱敌至预设火网内,黄昏,猛烈炮火打得敌伤亡惨重,敌联队长中川被击毙。周文浩团从马安经河南岸向右侧抄击,敌不支,沿原路溃退。

23,日军不甘失败,酒井隆部中川联队分三路向惠州进犯。西路1600余人,由石龙分乘大小船70艘沿江东上;东路3000余人,分由东莞、布吉、横岗向樟木头惠樟公路镇隆进发:南路1500余人,由淡水沿河向永湖北上,并配飞机三架,向惠州进攻。西路之敌于3日黄昏占领博罗,4日向惠州进发;由布吉沿广九铁路北上之敌,在天堂围南山地遭守军独九旅部张光前626团阻击。由博罗东上之敌船先遣队200余人在惠州东江河岸登岸;黄昏,由惠樟公路进犯之敌已抵达飞鹅岭西挂榜山布防。当时独九旅旅长容干本想弃城逃跑,但迫于民众义愤和爱国将士的热望,不得不作出应战准备。4日晨,独九旅匆忙调集部分兵力固守望乡台,双方遭遇,展开了一场正面阵地战,该旅的626627两个团将士在张光前、陈树英团长统领下,在挂榜山与敌血战。入夜,敌增援部队由左右翼包抄过来,守军不敌,向水口、马安横沥方向转移。这两次战斗中,击毙日军联队长中川,毙伤敌人230人,击毙战马5匹,击沉敌船2艘,守军伤亡共90人。5日晨,日军占领惠城,惠州第三次沦陷。

日军占领惠州城后,施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连续3天血洗惠州城,用机枪扫射、大刀斩首、刺杀、淹死、烧死、活埋、生等等,手段残暴至极。惠州牛贱岭村未来得及躲藏和逃命的村民一次就枪杀、斩头、刺杀的达300人之多;在县城的晒布场、水门仔、沐范湖、铁炉湖和东门街等地被搜捕杀害者1600余人,其中有600多无辜平民被残酷地用铁线穿掌心,押到光布头、流水庙两处草地,进行集体大屠杀。更令人发指的是,日军杀人取乐,用刺刀挑死婴儿挑向空中一抛,肚肠溢出体外。在牛贱岭竟把砍死的市民分食其心肝脏,以烤食人肉癖嗜。日军的报复性屠杀,手段尤为凶残,在府城西湖边、上小西湖、下小西湖及叶屋巷等处屠杀200余人,五眼桥河边60多人被强迫挖坑活埋。日军在水门沙下河边的一次集体大屠杀中,用机枪扫射、刺刀刺杀、战马践踏而死的就有1300多人,尸体全被抛入江中,鲜血染红了西枝江河,这就是史称的“沙下红河”大惨案。日军侵占惠州3天,惨遭屠杀的有3500人之多,在撤退前再次将修复的竹木搭架在东新桥焚毁。

19428月,日军轰炸惠州。天主教若瑟医院负责人玛利宣称,医院挂有意大利国旗标志,日机不会轰炸,于是市民纷纷逃入医院避难,医院则乘机“劝捐”,凡避难者每人1~5元。而日机却对医院进行投弹轰炸,造成在此避难的群众200多人伤亡。

1945114,日军再次侵惠,驻惠州守军徐东来保八团及一些杂牌军,不作抵抗,率守军弃城逃窜,日军不发一枪一炮,长驱直入,惠州第四次沦陷。

日军侵占惠州后,实施其“以华治华”的政策,打着“中日亲善”的招牌,收罗伪军、汉奸、特务、土匪、流氓,建立维持会,以汉奸何彬如(七女湖人)为首组成惠州维持会,残害同胞,出卖乡亲,无恶不作。据统计,惠州被杀害进步人士和群众达500多人。除此,日军还在惠州城开设赌场、烟馆(鸦片烟)、妓院和彩票公司,打着“大东亚共荣圈”的幌子,妄图以军事、经济、政治、文化等手段达到永久占领和统治目的。日军和汉奸傀儡盘踞惠州达8个月之久,把东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惠州成为一座恐怖、悲惨的人间地狱,百业凋敝,人民颠沛流离。

中国人民经过8浴血抗战,终于19458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8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13,入侵惠州日军在惠州中山纪念堂举行投降接收签字仪式。侵略者终于受到正义的惩罚,落得可耻的下场。今天,我们不应忘记那一页惨痛的历史,而应通过对历史的回顾与反思,加深认识和平与自由来之不易,更加认识到落后就要挨打,落后就会被欺辱的历史教训,坚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奋发图强,把我们国家建设成现代化强国,增强国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注:①②③《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第二卷第2分册,日本防卫厅研究室著。《中国抗日战争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系年要录·统计荟萃》(19321945)第226页,海军出版社1988年。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