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侵惠罪行见闻录
作者:容天侠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2 09:44:26    浏览:2009
 

 

日军炸断了东新桥

193812月上旬的一天(即日军第一次侵惠撤退前的一天),我一早从家里出来准备过县城返南津村。当我来到东新桥时,就发现有日军站岗警戒,东新桥头也设置了障碍物不准行人过桥。于是我只好停下来在桥头左侧窥望,发现有几个日军工兵正在桥上挖沟,以当时目测,每条沟大概有一尺多宽,日军站在沟内挖,估计沟的深度亦有7~8寸。当时我想,他们可能是将桥上横放的铁板(桥的接驳处)揭开,然后再挖沟的。远望东新桥靠水东街那段,也有日军在挖沟。后来我才意识到:他们挖的沟可能是为准备炸桥时放置炸药的。
  第二天一大早,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真是天崩地裂,震动全城。早饭后我又上街去,就听人说:“日本鬼走了,东新桥也被炸断了。”于是我立即赶到东新桥头,果然,建好未到一年的东新桥竟然被炸断三节!

 

日寇在牛贱岭杀人

19415月12,日军攻陷惠州前,我们一家已逃离到距离惠州四公里左右的南津郑屋村。日军进城后,我们觉得离城太近有危险,于是趁夜摸黑去离城较远的骆塘村,下半夜天还未亮,我们继续往水口方向转移。一路上都是走难的人群,担担挑挑,拖儿带女,我们一家也融入了这慌乱的人群中。
  快走近彭塘桥(用两条石条并列搭成、约20长的简便桥),因桥窄人多,大家都挤在桥头等待过桥。这时,牵着牛走在前头的亚邦舅(我母舅),看到彭塘桥那一头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截逃难的人,感觉情况不妙,就大声叫我:“亚侠,你们不要来啦!赶快往回走!”我们闻声立即往回走,随后亚邦舅也跟着往回走,迅速离开了挤在桥头的人群,返回南津郑屋村。
  天亮后,听人说,昨日日本鬼就在牛贱岭拦截了几百人,被拦截的人全部被围困在牛贱岭上。牛贱岭是一座荒山,没有一棵树,周围长满杂草,当天烈日当空,人们都在烈日下晒了一天,又渴又饿,晚上又下了一场大雨,被围困的人有几个能支撑得住?多惨啊!
  第二天一大早,日军在人群中挑选出年青力壮的男人和他们认为要杀的人,全部押到山的另一侧。不久,就传来枪声、惨叫声和救命声,就这样几十个人被杀戮了!
  我家邻居有个姓刘的寡妇,有个儿子叫亚保,也被日军抓去屠杀,后来他母亲去找寻他时,他已倒在田边呻吟惨叫:“亚妈呀,我在这里!”抬回来满身是血,内衣被血胶着脱不下来。后来我妈拿着剪刀帮他剪开,拉开内衣一看,两肋下两处刀口,还不断冒出血水和气泡。后来亚邦舅叫我妈到后山摘了青漆树叶,用口嚼烂敷在伤口上才止了血。以后继续用青漆叶敷好了,这是后话。
  还有一个人(已忘了名字),被日军抓去一天都未回来,他家里人以为他必死无疑,写好墓碑准备去埋葬他,但是在山上没有找到他的尸体。究竟去了哪里?原来他当时被日军用战刀当头劈杀过来,本能地用手挡了一下,立即倒在地上,恰巧这时有人应枪倒下,重重压在他的身上,他借此装死不动,待日军一走,立即推开压在他身上的死尸,爬起来跑到水口他亲戚家去了。他就这样捡回一条命!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