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镇公园公社桥子头居民的控诉
作者:桥子头居委会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2 22:20:40    浏览:2140
 

 

编者按:19638月,惠州镇公园公社桥子头居民“回忆过去,对比今朝”,以“懂得旧社会的罪恶,看到今天新社会的可爱”,同时还举办了街史展览,撰写《惠州镇公园公社桥子头街史展览资料汇编》。现将《汇编》中桥子头居民控诉日军侵略惠州的暴行摘登如下:

 

惠州第一次沦陷

强奸妇女,八人轮奸,一命归阴 当时住在金带街陈家祠的陈健妻子亚晚嫂,当年28岁,被八个日寇轮奸,大喊“冤枉!救命呀!”第二天便死去了。

六十八岁“庙祝婆”,亦被强奸十多次 住在一横巷五号,在万石坊北帝庙看庙的老太婆,绰号“庙祝婆”,当年68岁,以为自己年纪老,没有逃离。一天晚上被日本鬼子轮奸十多次,阴部浮肿,走动不得,用土药治疗半个月后,才医好。

瘫疯“亚六娘”,死得更凄凉 住在府前横街15号,40多岁、发瘫疯的“亚六娘”亦不能幸免,日寇将她强奸后,把她的阴部用泥灰塑起,倒入滚水,当时晕倒,以后抬去横岗教堂治疗无效,不久死去。

轮奸多次真凄凉,痛哭流涕喊冤枉 在一横巷二号的陈娣老太婆,时年60多岁,一天晚上被日寇强奸十多次。第三天晚上,虽然躲在床底下,又被三个日寇发觉,拉出来轮奸多次,痛哭流涕,喊冤喊枉!

排队轮奸、装疯逃难 在法院前街28号的杨四妹(68岁)说:有一个30多岁的东莞婆,住在柏子树下,一天下午被十多个日寇排队轮奸,以后她将面涂污,装疯逃难。

屠杀群众,死尸遍地 日寇入城后,逢人便杀,死尸遍地,如:东平人何成两公孙被杀,铁炉湖陈南根父子被杀,东门街黄敏兄弟被杀,大岚人曾义胜夫妇被杀。

割去生殖器、活活被烧死 住在金带街的居民陈健(30多岁),改扮成老妇女逃走,被日本仔捉去,将他的生殖器割掉,四肢钉上火把,活活烧死。

四大当铺,抢劫一空 当时很多居民将贵重财物存放在忠和、忠信、聚昌等四大当铺中,被日寇土匪抢劫一空;水东街的商户物资,亦被任意搜抢。

电船、机器,全部毁坏 交通运输工具如东安电船,连泰电船等无数船只,以及电力公司、米机加工厂等各种大小发动机,一概抢去或毁坏净尽。

日寇杀猪,汉奸劫民财 法院前街28号住的杨四妹老太婆,当时有一条猪被日寇杀去四个猪腿,12只猪仔、2只公鸡、锅头、石磨、被帐、衣服、家具等,也被汉奸抢劫清光。

钱财衣物被抢光,倾家荡产真凄凉 在府前横街的丘仕坤,被抢走一千多元,衣服、被帐、粮食、牲畜等被抢光,倾家荡产,十分凄凉。

焚烧房屋 日寇入城后,将水东街及塘下街最繁盛的商业区和元妙观、永福寺、栖禅寺、东坡亭等西湖各名胜古迹放火焚烧。火光烛天,历时两昼夜。同时又将东新桥炸毁。

 

第二次沦陷

争相抢劫群众财物 日军入城前,老百姓早已逃避乡间。日军一无所获,到附近乡间搜劫,经过水口凹背、一条龙村等地,看见树林中堆满逃难居民的物资,日军和汉奸争相抢劫,开枪火拼,敌首愤怒,放火纵烧。并在蓬瀛村屠杀村民及逃难居民400多人。

府县两城,一片火海 510日寇撤退时,当天拂晓出动数百人,各携烧火工具,分布在水东街及府、县两城的商店民房,听候鸣炮信号,执行放火。当敌寇鸣第一炮时,片刻即见各处街道、商户火烟冲天,鸣第二炮时敌寇全部开始撤退。两城成为火海,燃烧达数天之久。一个繁荣昌盛的市镇变为废圩。

郭容英老大娘,衣物家具被烧光,棉被被偷走,露宿在庙堂 住在金带街陈家祠的郭容英老太娘,房屋、被帐、衣服、家具等都被日寇烧光,只抢救出一副床板和一张棉被,无家可归,暂宿在破庙中。不久,棉被又给小偷偷走,十分悲惨。

教师陈家驹,生活真惨凄 住在北门大街4号的老教师陈家驹,当时烧去七间房,衣物用具都烧光,全家十一人迫得“打流浪”。走到平远教中学,睡觉无被帐。以后到古竹,遭遇更凄沧。

五个女儿卖(送)三只,目的为了减口粮;还有一个早出嫁,饥寒交迫又命亡。工资固然收入少,物价天天又上涨,一月只买几斗米,全家还得熬粥汤。

谁说旧社会教师不凄凉?

 

第三次沦陷

全城布满“杀人场” 水门沙下一起惨杀一千二百余人,光埔头一起惨杀百余人,水门码头一起惨杀百余人,礼门义路和叶屋巷口惨杀共百余人,南津牛贱(前)岭一起惨杀三百余人,老学宫(今中山东路1号)惨杀三百余人,五眼桥河边生埋数十人,南门外生埋数十人,集中杀人的场所计有十多处。当时全惠州三万五千多人,被杀死的达七千多人。

杀人手段残酷,形式多样 杀人花样多端,历史罕见,有用铁线穿过手背一批批拉出去枪杀的,有任意用刀刺死的,有捆绑推入河中浸死的,有开坑生埋的,有用火水灌死的,有用电电死的、有的用脚踢死的、有的被打针毒死的……

伪县府——杀人场 杨四妹亲眼看到在县府内(即今县人委)堆满了死尸,有的被吊在树上,有的挖去眼睛,有的斩断了手脚,有的剖去心肝,有的被剥去皮,鲜血淋漓,目不忍睹。

打毒针 住一横巷3的黄春(46岁),被日寇拉去打毒针,肚涨、屙血,5后不治而死。

全家大小被杀光,尸体生虫无人葬 柏子树下3号黄屋,全家五口人,被日寇杀清光,死尸生虫以后,才由亲戚将尸体抬去埋葬。

若瑟医院——“死人院” 19428月间,日机不断来轰炸惠州,当时意大利教会在惠州举办的若瑟医院负责人玛利,乘机图利,唆使教徒大肆宣传:意日联盟,医院挂有意大利标志符号,日机不会轰炸。因此不少居民随身带着宝贵的财物到医院避难,他们乘机以“帮助慈善事业”为名向避难群众收捐款(勒索),避在房间里的为一级,每人一天要一元,避在大厅的为二级,每人一天要五角。谁料有一天由于间谍通报,拿镜照射,日机专向医院轰炸,结果死伤二百多人,避难变为死难,医院变成“死人院”。事后,国民政府军队把住大门不准群众抢救,争相搜索死、伤者身上的财物。

 

杨四妹血泪史

抗战前,四妹娘靠做豆腐、养猪出卖来维持生活,丈夫郭瑞排行第六,又名 “豆腐六”,双手劳动,勤俭节约,一家十三口,生活虽不富裕,还可马虎过日子。

日寇入侵,儿子被生埋 19381014日惠州第一次沦陷,四妹娘的儿子郭清,当时26岁,被“日本鬼”抓去带路,结果在杜田被活埋了

“一枪、二尸、三命” 四妹娘的弟妇骆观琴,当年37岁,已经怀孕数月,背着三岁的儿子逃难到七联村梅湖,在路上被“日本鬼”一枪击中乳房串过儿子的肚脐,母子同归于尽,造成“一枪、二尸、三命”的惨剧。

母女双亡,丢入山坑 四妹娘的侄媳妇钟亚雅,当年26岁,带着其六岁的女儿逃难到甲子步,也被日寇用刀刺死丢到山坑里去。

父被踢死,兄被杀死,母、嫂病死 193810月当惠州第一次沦陷时四妹娘的父亲杨岳楼,虽已是鬓发斑白、年逾73岁的老公公,亦被日本鬼一脚踢死,接着胞兄杨远(46岁)在杜田亦被日寇用枪杀死。剩下的母亲和嫂嫂因悲伤过度,饥寒交迫,前后亦病死了,造成全家死亡。

丈夫被杀死 19421月惠州第三次沦陷,四妹娘的丈夫郭瑞当年46,藏在草堆里,被日寇捉去,在老学宫(即今县人委)被刺杀三刀死去,因家庭贫穷,无钱卖棺材,用床板当棺材,将发臭的生虫的尸体抬去下角埋葬,痛哭流涕,十分凄凉。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