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中国远征军密支那之战80周年祭——抗日将领杨毅抗战故事
作者:王师式、杨婕、杨宗昊    来源:    日期:2023-04-29 21:24:33

 

图片1.jpg

 

 

 

前言:自从“浴血抗战将领杨毅”发表以来,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觉得历史经纬和细节有所欠缺。杨毅后人杨氏兄妹经过多年搜集资料苦心研究,拂去历史和岁月的尘埃,所谓吹糠见米,逐渐有些清晰。现整理为文,又恰逢远征军征战缅甸80周年纪念,不揣冒昧,以飨读者。——王师式。

 

一、热血青年,投身革命

 

杨毅名铭裕,字毅。广东惠州人。生于1906年农历二月初一。杨毅自懂事起在大哥杨光甫的影响下,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从小立志献身革命。大哥杨光甫早年加入同盟会,追随孙中山,进行秘密活动。1911年和同盟会另一同志率民军在惠阳起义,攻陷博罗城。后随蔡廷锴,陈铭枢东征,任东征军军部参谋长。在大哥杨光甫的引导下,杨毅初中毕业后放弃继续升学的机会,投笔从戎。1925年和一帮家乡青年到广州报考黄埔軍校。19263月编入黄埔軍校第五期步兵科。19278月毕业后参加北伐战争,历任国民革命军排长,连长。1932年参加上海128对日作战。1936年任财政部税警总团第四团第三营副营长。

1937813日,日本军队大举进攻上海,上海人民群情激愤,纷纷上街游行,百姓发起抵制日货的活动。日本军队派飞机轰炸上海的学校和居民区,炸死炸伤无数上海市民和学生。一时间血肉横飞,尸横遍地,惨不忍睹。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怒,也激起了世界人民的愤怒。英国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世界著名的十八所大学校长联名发表声明,抗议日本侵略者的暴行,抗议日本侵略者对上海学校,居民区的狂轰滥炸。

 

二、保卫上海,血染苏州河

 

1937年税警总团和25师合编为第八军,黄杰任军长。参加保卫上海的战斗。1937101日税警总团抵达上海,参加蕴藻浜和苏州河两个战场的抗击日寇侵犯的战斗。日军登陆金山卫后,税警总团又承担起掩护国民党大部队撤退的任务。由于税警总团的装备优良,战士斗志昂扬,有效阻止了日寇占领上海的步伐,连续六十多天不论日军怎么进攻,苏州河的周家桥阵地都牢牢被中国军队控制住。

1025日、26日,日军利用橡皮舟搭浮桥,企图渡过苏州河。被税警团战士用手榴弹,炮弹把浮桥炸毁。27号日寇利用涨潮和晨雾偷渡到苏州河南岸,躲藏在河边的草丛和河边洞里。团长孙立人让士兵用火把浸上油抛向河边的草丛和洞边。浓浓烟火烧得藏在里面的日军士兵纷纷逃窜,这些从洞里和草丛中跑出来的日本士兵成为税警团战士的目标,一枪一个,全部毙命。税警总团就这样击退日寇多次进攻。在苏州河,周家桥一带与日寇血战两个多星期,有力阻止了日军三天占领上海的野心。鼓舞了上海军民抗击日军的决心。

1030日日寇用刚运到的重炮,迫击炮轮番轰炸苏州河南岸,及周家桥税警团中国军队的阵地。炮弹像雨点一样落在税警团守卫的阵地上。团长孙立人临危不惧始终战斗在最前线,日军炮火越来越猛,不少战士都倒在阵地上再也没有醒来,阵地上血肉横飞,尸骨遍地。第四团团长孙立人被炮弹击伤,全身中弹十三处,昏迷三天。第五团团长丘之纪也壮烈殉国。孙立人被战地医生抢救后送到后方医院。

杨毅率全营战士坚守阵地,大家抱着必死信念,和敌人展开搏斗,一屋必争,一墙不让,周家桥阵地在日军炮火中被夺走几次,又被全营战士和日寇展开肉搏战夺回来。就这样你来我往,反复争夺,阵地上堆满了尸体,血流成河,热血染红了苏州河。杨毅在战斗中坚守阵地,带领战士和日军浴血奋战。汗水,血水湿透军装,阵地丢了,趁敌人炮火间隙冲进敌群用刺刀,军刀和敌人血战。日军见到税警团战士不怕死,不要命的拼杀,日军丝毫不占上风,只得退回苏州河北岸,继续用迫击炮狂轰滥炸。税警团战士又夺回阵地。在日军又一轮的轰炸下,杨毅不幸被炮火击中,几处伤口鲜血直流,昏迷不醒,倒在血泊中。被战士抬出战场。在阵地医院抢救。

历时六十六天的战斗中,税警总团战士死伤严重。6万官兵参战死伤无数。撤离上海后税警总团所剩士兵只有2000多人。中国军队撤离后,上海沦陷了。300多万上海市民拖儿带女逃离上海。

 

三、养精蓄锐,练兵兰姆伽

 

苏州河战场负伤,弹片刺穿了杨毅的腹部,大腿,血流不止昏迷不醒,被战士抬下战场紧急处理后送到后方医院治疗。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伤愈归队。1939年奉调至四川简阳县军政部第二十五补充兵训练处任2团副团长。负责训练新兵,为抗日前线输送兵员。

1942525日,第二十五补训处接国防部命令,补训处改编为陆军新编三十师。补训处处长胡素(黄埔一期)任师长,下辖三个团。杨毅任八十八团上校团长,副团长胡英杰。八十九团团长王公略,副团长何维明。九十团团长陈星樵,副团长项殿元。

1942年秋,八十八团作为新三十师先遣队飞赴印度进行训练。为缅甸反攻做准备。杨毅率八十八团战士从昆明巫家埧机场起飞到印度。

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云南省玉溪市玉溪日报报道了一位八旬老人蔡从禹讲述他在青年远征军的经历。老人当年从云南入伍被分到新三十师八十八团,由于年龄小在团部当卫生员。老人讲他们从昆明起飞,飞越喜马拉雅山。飞机在丛山中穿行,机翼撞到山上的石头,飞机颠簸厉害,战士们慌作一团。老人从舷窗上看到机翼破损,更是提心吊胆。好在死里逃生,躲过一劫。到达印度利多机场,乘火车到加尔各答,再行军到兰姆伽军营。

八十八团在兰姆伽按照美军训练体系进行训练,同时美军教会八十八团战士使用指北针、军用地图,冲锋枪、火箭筒、迫击炮、榴弹炮和汽车驾驶。训练从每天天不亮开始,到晚上回到营地。战士们虽然训练很累,但饮食好,训练比较科学,还有固定的假期,战士们并不感到辛苦,大家杀敌心切,互相比拼,干劲十足。由于美国、英国在物质上全力支持,参加整训的战士有打不完的子弹进行实弹射击训练。由于远征军招收的新兵大多是初中、高中毕业生和大学生,文化层次较高,领悟力强,学生兵对新式武器很快就熟练掌楃。对手枪、步枪、机枪不仅能拆还能快速组装。

 

四、穿越原始森林,千里奔袭密支那

 

为打通中印公路和滇缅公路,让抗战物资源源不断输送到抗战前线,早日取得反法西斯的胜利,美国、英国、中国高层制定了反攻计划,向盘踞在缅甸的日军发动全面反攻。整个计划的重点和核心就是夺取滇缅公路上的重镇密支那市,控制密支那机场。只要能夺取密支那市和机场,缅甸战场上的局势就有可能彻底扭转,对中国战场抗击日寇会起到决定性作用。中缅印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来到印度兰姆伽新30师驻地,召集新30师师长、团长开会。史将军用流利的中文介绍了盟军高层的意图,让30师一个团的兵力和5307团一个营和美军搜索队组成联合突击队。从缅甸南开河左侧迂回千里穿过原始森林俗称野人山,奔袭缅北重镇密支那,夺取密支那机场,消灭盘踞在密支那的日军,为打通滇缅公路、中印公路,为缅甸大反攻做准备。

 

 

图片2.jpg 

 

照片左一是八十八团团长杨毅。左二是新30师师长胡素。左三是史迪威将军。右边两人应为八十九团团长王公略,九十团团长陈星樵。

 

 

经过128813两次和日寇作战的八十八团团长杨毅抱着和日寇决一死战的决心表态,愿率八十八团全体指战员千里奔袭密支那,夺取密支那机场,消灭密支那守军,为新一军大反攻,扫清障碍。1944428月联合突击队(含中美翻译员若干),在当地土著人的带领下,凭千分之一的军用地图的标注方向,沿喜马拉雅山麓秘密出发。每个战士只带了三天口粮,口粮吃完只能靠美军飞机空投补给。有一次运粮飞机失事,突击队的全体将士只能采摘野果子和芭蕉根充饥。新一军新30师八十八团二营长陈公屿回忆道,在杨毅团长带领下,一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或泅渡。上坡时要攀藤附树根,下坡往往一溜就是三十多米陡坡。最苦的是辎重连的战士。上坡要卸骡马的驼鞍,把物资背上山坡,再把马拉上去,下坡时则用双手紧握马尾顺坡溜下。

 

 

 

图片3.jpg 

 

这张照片真实反映了八十八团穿越野人山行军途中的艰难。

 

 

七天的强行军,途经的都是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热带橡胶林和阔叶林。印缅边境天气炎热,气温都在三十度到三十五度。大雨一来连解开雨布的时间都没有,当你披上雨布;火辣辣的太阳又出来了,等你收好雨布,大雨又倾盆而下,真是变幻莫测。缅甸与印度边境的原始森林俗称野人山。行军途中最讨厌的是蚊虫和蚂蟥。蚂蟥会从绑腿钻进去吸血,而毫无知觉。宿营时拆开绑腿才会发现,把它拔出来腿上就是一个血窟窿。就这样翻越无数座山,渡过无数条河流。穿过几百里的原始森林来到缅甸的雷邦上村已是黄昏,不巧被日军发现双方发生战斗。日军利用地形扼守四周要道咽喉,进行严密防守。令八十八团和美军搜索队无法通过。由于四周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道路右侧又是悬崖绝壁,迫击炮发射出去的炮弹在半空中触及树枝就被引爆,重机枪和空中轰炸作用不大,一连两天都没有拿下日寇据点。陈营长回忆.当时杨毅团长召集副团长胡英杰,一营长罗顺辅,二营长陈公屿,三营长黄永南,迫击炮连长李伟邦开会。大家献计献策,最后杨团长综合大家的建议作出决定:一,砍伐树木,扫清射界;二,集中全团十二门迫击炮,两个营的三十六门六○炮和八挺重机枪,实施火力压制;三,由一三两营组成两个步兵突击排配上火箭筒,手榴弹,兵分六路全力猛攻,要求九十分钟内攻克日寇据点,否则军法从事。战斗打响后,由于战术合理,战士奋勇杀敌,伴随着轻重火力的爆炸声,不到七十分钟攻下日军据点全歼日军。缴获机枪五挺,步枪七十多支,掷弹筒五副。首战告捷,为奇袭密支那奠定了胜利基础。

 

五、血战密支那

 

消灭雷邦上村据点的日寇后,八十八团、美军搜索队又强行军三日,于516日夜幕时分抵达密支那城郊。

密支那是缅北重镇,滇缅公路的要道,抗战物资运输的枢纽站,也是日军侵略东南亚各国兵力及物资转运站。日寇占领了密支那,切断了中国战备物资的运输,使得国内急需的军需物资和生活物资都得不到及时补充,极大地影响了中国战场抗击日寇的军需物资的供应。打通滇缅公路,夺取密支那战略要地成为盟军首脑日夜考虑的问题。

八十八团抵达密支那郊外,并电告史迪威将军,杨毅马上派侦察连进行地形、日军驻地、矛兰机场的现状进行侦察,同时电告史迪威将军。

517日清晨,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对密支那日军驻地、仓库进行长时间的轰炸,八十八团向密支那以西约一公里的矛兰机场日军发动突然攻击,打得睡梦中的日军措手不及,仓皇应战。经过4个小时的战斗,完全消灭矛兰机场的日军,八十八团完全占领矛兰机场。清理跑道,当天下午满载武器,弹药,补给的运输机在矛兰机场降落,新30师八十九团,九十团也从印度空运到密支那。518日上午史迪威将军带领12名战地记者飞抵密支那。随即盟军奇袭占领密支那的新闻迅速传向世界各国,美国、中国、英国的各大报纸头版头条刊登这条令人鼓舞的重大新闻。

 

 

 图片4.jpg

 

照片左一是杨毅团长,左二是史迪威将军,左三是胡素师长。

 

 

得知密支那机场失守的消息,日军急忙调派部队向密支那增援,日军防守密支那人员增加到5000多人。史迪威将军马上将第14师的41团、42团、第50师的149团空运到密支那。前来支援的日军被新二十二师围困在卜盟,新三十八师围困了孟拱的日军。使得日军首尾不能连接,驻守密支那市的日军只得拼命死守。在攻打密支那市的战斗中,由于指挥不当和轻敌使得这场战斗打得异常艰难,新一军新30师八十八团三营九连二排炮兵杨万福回忆:美军飞机紧急飞到密支那机场,运来六○迫击炮,为进攻密支那市提供火力支援。已是团部副官的陈公屿回忆道:八十八团沿滇越铁路左侧,八十九团沿铁路右侧进攻向市区推进,和日军炮火接触,炮声连天,火光闪闪,经过三小时的激烈战斗,八十八团,八十九团推进约二百米,冲进距日军三十米靠近铁丝网的开阔地时,前面是一半人高的杂草湿地,日军用冲锋枪封锁这片草地,八十八团几次冲锋都被日军的机枪打退,伤亡过半。一营营长罗顺辅、三营营长黄永南、三营副营长丁子良等七百多官兵负伤。连长李金标、姚顺久、肖镜光及排长以下418名战士壮烈牺牲,八十九团也同样伤亡惨重(直到攻克密支那市以后,才将这些战士的遗骸安葬在密支那城郊的中国烈士陵园)。见此情形杨毅请示师部、军部,停止进攻,和日军对峙。在相峙的两个多月里,一天下大雨,日军上尉平洋秀雄带领八名特工稍稍潜入八十八团部附近侦查,被陈公屿发觉,马上率特务排,通讯排进行包围。战斗打响,不到十分钟,全歼九名日军特务,自此日军再不敢越出阵地。我军不时采用飞机轰炸,俯冲扫射,重型迫击炮对日军阵地进行摧毁,日军凭借坚固工事顽强抵抗。在相峙的两个多月,炊事班要给前线战士送菜送饭送水,为了避免伤亡,工兵连挖交通壕前进运送菜饭。这件事启发了杨毅,他立即组织各营各连夜间挖战壕前进的战术。通过了敌军铁丝网,直抵日军十来米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和日军只有一墙之隔,日军播放留声机音乐,说话声都能听到。19447月,新一军新三十师八十八团,八十九团,五0师一五0团发起总攻。

 

 

图片10.jpg

 

这是总攻开始后杨毅和盟军指挥部用当时先进的通讯工具联络指挥战斗。

 

 

八十八团沿铁路左侧和前线边界,借交通壕跃出阵地猛攻。八十八团三营副营长王光大(中央军校十四期)亲率十名敢死队士兵,将集束手榴弹投入日军阵地的堡垒。日军将手榴弹扔回时,就爆炸了,堡垒里的日军全部炸死。敢死队也有三名队员牺牲,王大光也身负重伤。这次突击使得八十八团顺利通过了这块阵地,向市区进攻。同时,新一军新三十八师将瓦兰之敌团团包围。消灭瓦兰之敌后,三十八师主力向孟拱急进。新22师攻克马兰高地占领加迈。625日新38师攻克孟拱,歼敌1600余人。

7月以后,孟拱、加迈之敌已被歼灭,密支那成为一座孤城。日军指挥官水上源藏按照“死守密支那”的命令依然负隅顽抗,不肯投降。盟军司令部调整了部署,以第五0师、新30师、美军拉加哈德䆕击队从三面围攻密支那市。在美军的轰炸机和新式火箭炮的攻击下日军守卫火车站阵地遭到毁灭性打击,新一军再度夺回密支那火车站。718日,中美军队转入密支那市巷战。八十八战士逐巷、逐屋搜索前进,日军负隅顽抗。八十八团战士依靠飞机低空扫射,占据有利地形,对躲在墙角的日军进行机枪扫射,手雷的爆炸起到很大的杀伤作用。八十八团战士步步为营,终于在81日攻下密支那市区的7条主要街道,日军被压缩到城北的最后阵地。新一军组织百人敢死队,在当地华侨带领下冒雨绕到日军背后,和正面部队新30师,50师美军突击队同时发动进攻。日军腹背受敌,意志终于崩溃,仓皇逃出阵地,向八莫方向溃退。日军在密支那最高指挥官水上源藏退到江边感到无地自容,也无路可退便拔枪自杀。

自此密支那全城都由新一军控制。遭到日军多年迫害的密支那市人民欢庆胜利,华侨同胞像过节一样兴高采烈、张灯结彩欢迎新一军将士。杨毅夫人戴笔华回忆道:“华侨同胞送给八十八团一面锦旗,上面四个大字‘为国争光’。”她在新一军回到广州后见过这面全团将士浴血奋战得之不易的锦旗。当地华侨赠送给八十八团团长杨毅一块金牌,金牌长约两寸,宽约一寸多,上款“杨毅将军惠存”,中间四个大字“拯救侨胞”,落款是“缅甸华侨敬赠”。

经过八十三天的日夜激战,远征军终于打通了滇缅公路的要冲。消灭日军十八师团及五十三、五十六师团各一部共四千多人。八十八团也伤亡惨重,全团有三位连长,七位排长及三百多名士兵阵亡。另有两位营长、一位副营长、十二位排长及1050名战士负伤。

原八十八团战士蔡从禹回忆道:在打扫密支那战场时的情形,战士们清理战友的尸体,当翻动一个已死日军将佐,查证其番号姓名时,只见这名日军被八十八团战士抱得死死的,掰都掰不开,我们的战士就是这样,为了国家,为了反抗侵略者,为了反法西斯的战斗胜利不顾生命,宁可牺牲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杨毅团长见到这样的场面十分动情,他是军人也是硬汉,此时眼睛也模糊了,不忍再看下去。后来他向他的夫人戴笔华说道:随后回到营房,在无人处大哭一场。他把对日本鬼子的仇恨,对牺牲的年轻战士的怀念全部倾泻在痛苦的泪水中,他把这段终生难忘的经历深深地埋在心里。

抗战胜利后,美国政府奖励奇袭密支那的有功人员,颁发给新一军新三十师八十八团团长楊毅银星勋章一枚。

 

 

图片5.jpg 

 

图片6.jpg

 

图片7.jpg

 

图片8.jpg

 

图片9.jpg

 

照片是美国政府发给中国政府的有关文件。

 

 

攻下密支那市以后,新30师自建营房进行修整,补充兵员,准备对全缅甸的日军发起攻击。整训一个多月,八十八团奉命向1033高地进军,经过三昼夜的激战,八十八团夺取了1033高地。194412月底,八十八团沿南开公路前进,准备渡过瑞丽河和日军决战。日军将所有船只集中在瑞丽河北岸据点。杨毅坐轻型侦察机沿河岸上空侦察敌情,根据得到的情报制定作战方案。军长孙立人也来到前线了解敌情,听八十八团团长杨毅汇报作战方案,并一起修改作战方案。

第二天黎明前,八十八团部分战士趁着黑夜,河边雾气蒙蒙,泅水到对岸,向日军发起进攻。日军士兵还在睡梦中,忽闻激烈的枪声、炮声,惊惶失措。从侵占缅甸以来,从未遇到过这么密集的枪声,吓坏了这群鬼子,不知盟军有多少人马,慌忙逃窜。一营战士乘竹筏蜂拥过河,到了对岸把岸边船只全部放回南岸。八十八团主力全部渡过瑞丽河追击逃窜之敌。这一仗出奇制胜歼灭日军三百多人,击毙一名少佐松岗次郎。八十八团五人负伤,无一人阵亡。这是远征军在缅甸打的最漂亮的一仗。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杨毅团长运用孙子兵法收到奇效。随后远征军又攻下八莫、南坎。缅甸全境日寇都被消灭。至此缅甸全境从日寇手中解救出来,中印公路,滇缅公路畅通无阻。国外战备物资、汽车、汽油都可直接运到昆明,送到抗战前线。

杨毅带兵严挌、作战勇猛、战功卓著,是税警总团和远征军的一员战将。深得中国战区司令史迪威将军,新一軍军长孙立人将军的赏识。他爱兵如子,从不克扣士兵的军饷,深得士兵的尊敬。杨毅在20多年的军旅生涯中保家卫国,和侵略中国的日寇进行了殊死战斗。他把满腔热血洒在抗击倭寇的土地上,他把青春年华献给了反法西斯的战斗之中。

 

 

资料来源:

1.楊毅夫人戴笔华口述,和儿女信件叙述。

2.新一军新编30师营长,团部副官陈公屿,战士杨万福,蔡从禹,事务长杨安邦回忆。

3.南国都市报报道。

4.陈予欢著《黄埔军校第五期生研究》。

5.黄仁宇《缅北之战》。

6.图片来自美国国家档案馆、中国台湾档案馆。

 

 

 

 

 

 

 

 

 

 

作者简介

      

王师式,男,惠州市惠城区人。1938年6月出生,大学本科电机工程系毕业。原深圳特区发展集团公司工作。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692898458 庄老师:13802872242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2024213192号 |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https://gdca.miit.gov.cn/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