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民国惠州婚嫁习俗
作者:叶伟强(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5-30 10:08:28

 

民国时期,在惠州城里,为人父母者,当儿女长到16岁,就会操心他们的终身大事。男16岁,叫做“上丁”或称“丁壮”,有资格拎“丁肉”(有资格作为成年之一“丁”而正式为祖宗上香祭祀了),更可娶妻。这个年龄,一般说叫长大成人,也叫“生齐毛翼”,可以任由飞翔,当兵服役也有他的份。女孩子,就无此规定,大大细细均可为人妻房,一般在十七八岁至二十岁之间。

过了二十岁,或最大一点,若嫁不出,人们叫她为“老女精”,或叫“老姑娘”。十六岁以下做人“心布”(媳妇),人们叫她为“心布仔”。十二岁以下者,叫“童养媳”。从一而终,不论男女,多数人均能接受。若死了老婆,再娶,叫“续弦”,或叫“填房”;死了老公再嫁,叫“翻嫁婆”,或叫“走水”。这些人结婚,与初婚的礼仪有别。男的可上花挂红,但只准挂红一边;女的不能坐龙凤花轿,可坐黑轿仔或簑衣轿;若是初嫁,给人填房,龙凤花轿还是可以坐的。轿子,一般四人抬,八人抬也有,十二人抬最为排场,但谁也不敢这样奢华。黑轿、簔衣轿等,两人抬便足矣。由于少男少女接触极少,他们的婚嫁大事,长辈们很为重视,

说亲或相亲,多在暗地里认真进行。那时,留传着:“屎盆对尿  ,金罂对银罂”的婚配谚语。极少富家子弟娶贫民女孩者,一般做法:说亲    下定    嫁娶三步曲。

说亲,多由媒人(也有亲友)跑两家,说清男女方年岁、生相、人品和手艺如何,双亲职业和兄弟姐妹情况,家境状况和至亲情况等。民间流传着:“成不成,烧酒两三瓶”,“媒人婆,卑狗扯烂裤(走东家、串西家的结果)”,童叟皆知。经过两三次的撮合,双方父母认可,便把女方的生辰八字送到男家。男家把它放在米缸里,立即请人匹合,此时,最怕打烂碗杯,尤以油罂,若平安无事,匹配又合,这门亲事就铁定下来。

下定,一般都择日进行。彩礼丰厚与简朴视家境贫富。虽然社会上留传着“娶妻求淑女,勿求厚奁;嫁女寻佳婿,不贪财貌”,但体面还是要讲的。一般均有鲜鱼、猪肉、鸡(所谓猪头五牲)海味、糖果、礼饼和香烛等,这些礼品,用“席箱”(也叫礼格)让中年妇女抬着,送到女家,女家接下彩礼后,先供奉、跪拜先人,回少许礼品,让送礼者带回男家,这桩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若富有人家下定,除先头讲的礼品外,金银、玉器、手饰、布匹和可观的定金,多人护送,显得格外隆重。

嫁娶,男方叫“完婚”,女方叫“出阁”。在择定完婚的黄道吉日前的一段时日里,男家修房舍,购置家具,做衣买着,定床买席,订做礼饼(圆的、半月形的,名曰龙凤礼饼),定烧金猪,定做酒宴(也有请厨师进家做菜肴的,若此,更为复杂),雇请鼓手,定轿仪仗,大搞卫生,布置堂厅,如此等等,难以言尽。在女家,择日开眉,购买脂粉,裁做衣裳,买被买帐,先购饰物、头花包、金蝴蝶,金簪等;金镯或银镯、玉镯、戒指、手链等;金脚链、绣花鞋等;还有项链、珠链等妆奁,还做台做柜、小凳脚盆、红椅面架,舂粉做丸(红、白两种),买油做环(糖环与粉丸,意谓完满吉祥),备银匙羹,买甜茶料(莲子、百合、红枣和冰糖、瓜条等),借买银盘等。一切就绪,闭门不出,邀集姐妹,哭诉衷肠(婚前哭嫁)

完婚前一天,男家非常热闹。大舅一帮人住食在家。一早,即令新郎沐浴穿衣,然后领着新郎燃香点烛,拜谢天地祖先,坐在大筛的米斗上,大舅边出四句,边上花挂红,有钱人家雇来的鼓手,也来助兴,无鼓手的也鞭炮齐鸣。在女家,也很忙碌。娘婶阿姨们,七嘴八舌,进进出出,忙个不停。她们接回男家送来的礼品,在厅中敬奉祖先,齐点送去男家的嫁妆,那时新娘往往与姐妹们抱哭一团,此为民间行嫁哭唱,当然有真情有假意,行个表孝仪式而已。但真情者声声凄泣,听者心酸。

完婚这天,男家新郎一早穿戴整齐,身着长衫,左右挂红,帽插金花,手执纸扇,脚穿礼鞋,红光满面,含笑迎宾。宾客一至,鼓乐齐鸣,新郎揖接,带进厅堂。在女家,长辈们忙着齐点嫁妆,迎接宾客,为母者,细言慢语教诫女儿,生怕惹来非议。男家一切就绪,迎新花轿在两名捧蜡烛(连烛台)的男童引进下,仪仗、鼓乐等在炮竹声中徐徐向女家进行;女家也作准备,提早摆宴,让新娘依时上轿,以免耽误。有些人家让小舅子带着箱、台、柜锁匙,跟随花轿来到男家,交给姐夫,兜回一包大“利是”。新娘拜别爹娘;告别姐妹、娘婶们,哭着上轿了。鞭炮响了,花轿起了,按先前次序,吹吹打打,回到男家。人们呼喊着:“新娘到家了!”万响鞭炮接连响个不停,鞭炮声一停,新娘在“阿婆”(侍候新娘的老妇)或媒人搀扶下,跨过红旺的火盆,越过天井,踏进厅堂,走进房间,静坐在红椅上。那时,男家酒宴热闹地进行。新郎与新娘羞涩地在“阿婆”陪伴下,逐桌敬酒,惹来阵阵吆喝声、笑声。间遇俏皮宾客,故意挑逗他们,揶揄嬉闹,使他俩很难为情,但给酒宴增添了此起彼伏的笑声。酒宴散去,部分宾客离开,新娘抓紧空间  ,在房里吃着从娘家带来的“依食”,饱与不饱,新娘心中有数,不用你担心。留下来的宾客,非亲则友,有的打牌,有的聊天,有的品茗,还有的帮助清理厅堂,一切就绪,准备“滞新娘”(闹新房)。良辰一到,点燃香烛后,新郎偕同新娘跪拜祖先,名曰“行献”,接着跪拜爹娘,感谢养育之恩。再接着,新娘在“阿婆”指引下,逐一向长辈新朋敬上“甜茶”(用莲子、百合、柿饼、爪条、红枣和冰糖煮成)一杯,饮了甜茶者,要给回“利是”,钱多钱少,视辈份而别。晚辈尤其小孩子,不但免给“利是”,还可多吃,此时,算得上皆大欢喜。紧接着进入“滞新娘”时间,节目一个接一个,弄得新郎、新娘接应不睱,很难为情。在场的人们,有的笑不合口,有的喝彩叫绝,有的责备,也有的调和,七嘴八舌,直至午夜。人散堂空,新娘由阿婆带进房里,新郎则由长辈(多是母亲)催促下,进入洞房。小两口腼腆含羞,相互对视,互不出声。一般由新郎主动出击,问起娘子家常,搭讪便局促地进行,此谓新人“开金口”。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多天劳累过,和衣共枕眠,昏昏沉沉。天旋地转,似睡非睡。不几,雄鸡唱晓,新娘赶紧起身,穿好衣裳,下到厨房,洗抺食具,泡茶壶装。双手托盘,举步端庄,施礼请安,首推爹娘。递上浓茶,喊爹叫娘,伯叔妽娌,依次轮上。忙一阵,重返厨房,洗净茶具,清洁厅堂。此谓妇德之开始也。第三天回娘家,即三朝回门。有钱人家坐轿子,钱涩人家则步行,为夫的当然陪伴,边讲边行。新娘称“转外家”,新郎称“新姑爷回门”。此时,又忙碌一番。新娘与姐妹们簇拥一团,在房里道诉做新娘的经历,七嘴八舌,无所不讲;新郎则与岳父母、舅仔等亲人端坐厅上,局促拘谨,一本正经。按惯例,吃过午饭后,舅仔陪着姐夫,阿姐回到家中。那时,当家婆的便忙碌起来,把“心布”带回的糍  、饼食,用箩盖盛着,逐门挨户分发给街坊。婚后,有的人家做半月,多数人家做“够月”,新娘礼物带着回娘家,为人父母者又要忙碌一番,“敛糕”(用米粉和着粘米粉发酵蒸成)少不了,其他礼品也也要给一些,让女儿带回家去;还要煮顿好饭菜,让女儿与姐妹们共享,为女的借此机会,敬茶敬酒给双亲,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692898458 庄老师:13802872242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2024213192号 |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https://gdca.miit.gov.cn/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