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拼的是境界---木雕艺术家俞方土与他的作品“李白醉酒”

作者:苗理洁(惠州民协会员)来源:
日期:2021-11-25 09:12:31浏览:857

民协会员、木雕艺术家俞方土的展示厅,前来参观的人们在一件称之“李白醉酒”的木雕作品前停住了脚步。人们首先被牌子上的名称所吸引,继而细细打量这节原本不起眼的木头,想象着雕刻家的巧手是如何将它雕刻成了诗仙李白?“像吗?”“这是李白吗?”观赏的人们窃窃私语。是的,人们尽可以放飞各自绵绵思绪去想象这件艺术品的玄妙与禅机,谁清楚这件作品是如何构思,又是如何诞生的呢?自然,俞方土自己清楚。

 '图片3.png'

但凡艺术品都是艺术家对生命的感悟与总结,是艺术家对自然、审美沉淀过程的灵爆闪现。精品的产生不是偶然的。有谁知道,他从少年时就迷上了画画,年轻时又跟随当地最有声望的木雕大师学习雕刻,最终选择木雕为终生职业。走过匆匆岁月,木雕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在思量创造每件作品时,他眼中的这些木头是有生命的,有灵魂的。奇怪吗?不奇怪,因为每个木雕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独门偏好,都有自己对艺术的独特见解与想象力。他始信今生与木有缘。俞方土故乡是江西上绕,那里林木葱郁,水秀山清。他喜欢家乡那些覆盖着城镇和乡村的大树,古树。他听长辈们讲起,树茂盛生长的村庄,亦是人气最旺盛的地方。儿时他画过多少树啊,那些在广袤空间里生长的每棵树,在阳光照耀下都高大、挺拔和秀美。他在画中极尽展现那些树的旺盛和恣肆生长的伟姿。他知道,树堪称大自然和生命力的杰作,他从心底敬畏树木。

 '图片2.png'

俞方土知道树木亦如人一样,有生命辉煌坦途,也有坎坷劫难,当这些树遭遇人为的砍伐,又或者自然气候引起的枯萎死亡,人们只能将它们当成柴火烧掉,但是木雕可以令它们重生,可以令它们以另一种形式在世间呈现。这是人们感恩树对人类贡献的福报,是树与人的缘分。就这样,对树的虔诚和敬畏,令俞方土不放过经过他手中的每一截木头,令他每每精心去雕刻每一件作品。

那天,他清理材料库,一截用剩的紫檀柳木映入他的眼帘。曲里拐弯的一截木头,能做什么呢?能创作出一件怎样的作品?苦思冥想而不得法。殊不知,这一想就是两年。

俞方土感激自己少年时画过的画,由此打下美术的基本功;也感激那些平凡的日子里读过的书,知识的积累终究会闪烁出智慧的火花。那天他在读李白的诗词,读他的斗酒诗篇,不知不觉融入李白诗歌所描写的意境中。后人说李白是诗仙,其实他还是酒仙。李白所处的唐代,饮酒蔚然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李白一生放浪诗酒,酒是他消除忧愁的良方,又是激发他挥毫作诗的引子。他饮酒的诗篇,真实展现他的人生态度和艺术个性。那篇“将进酒”就是他饮酒诗篇的代表作,他酣畅淋漓抒发大起大落的浪漫情怀:由悲转乐,转狂放,转愤激,再转狂放,如大河奔流,蜿蜒曲折,然而势不可挡。“黄河之水天上来,奔腾到海不复回……”李白豪迈的激情和奔涌跌宕的感情激流令俞方土的情绪情不自禁被感染和打动。蓦然,灵感闪现,呵,那截紫檀柳木就刻一个“李白醉酒”好了!两年来苦苦思索竟然有了结果。

'图片1.png'

 

当创作的灵感如泉水喷涌时,手中的刻刀便顺着思绪的指引一往无前。他要让这截紫檀柳木“死”而复生,他要让千年李白通过这截紫檀柳木,再现他满腹才情却怀才不遇的伤感和诗人醉酒后的豪纵不羁形象。刻呀,刻呀,紫檀柳木富于韵律感的纹路,木雕艺术家早已烂熟于心,那些纵向流线型的纹路,是紫檀柳木历经风雨沧桑后成熟的标志。此时在俞方土眼里,这些纹路仿佛就是李白生命的脉络。刻呀,刻呀,紫檀柳木渐渐有了灵魂和生命,在经过一系列的艺术加工,“李白醉酒”作品呼之欲出!俞方土内心欣慰自不必说。更令俞方土高兴的是,这截紫檀柳木的“新生”,打破自己长久以来的惯性思维_“自我重复”。即不断地重复某种主题,某种机构,某种形式。他惊讶自己竟勇敢打破“自我重复”的惯性,创作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李白醉酒”,是自己艺术上新的尝试。观者满意么?观者能感知这件新作品蕴含的意境么?他极想知道。他关注那些走进他展示厅的人们。幸而,前来的观赏者在作品前流连,他们认真打量的目光和赞许的鼓励,说明这件作品成功了。一个艺术家,什么比得到观者的肯定和赞许更好的事情呢? 

俞方土知道,艺途多艰,学无止境。不管是木雕,还是别的,艺术拼的是境界。何为境界?俞方土的理解:就是不为名利所累,永远怀着感恩天地、感恩自然之心,潜心创作,创出自己的特点,自己的味道……“李白醉酒”,是自己无数作品中的其中一件,前方还有长长的路要走。他告诫自己,乘这风和日丽的大好时光,乘着社会给了自己大显身手的舞台,怀揣真挚情感,朝着更高远的目标,锐意精进,振翅奋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