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贵阳到南京
作者:张涛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7 10:57:37    浏览:1895

 

1945815,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全国人民听闻喜讯,无不欢欣鼓舞。当时我在国军宪兵一团,驻扎贵阳。整个贵阳市家家门店高挂国旗,爆竹连天,真比过年还热闹几倍。我们大家都将手上的枪举向天空,连续射击一排子弹与民同乐。晚上,各驻军、学校、民众团体等都参加灯火游行,连当地美军也加入了大游行,连续三天三夜各戏院和娱乐场所欢欣热闹。

不久,上级下达命令,调我们宪兵一团去南京,先由第一营连同特务连、通讯连、机枪连等三个团直属连作为先头部队即刻出发,沿途经过独山、贵定、都匀、马场坪、卢山,转到湘西的玉屏、镇远、洞口、桃源、晃县、芷江等地。在芷江,有一大批日军俘虏被收容集中,日本高级指挥官今井武夫代表日军向中国投降。他乘着日本飞机,尾部飘了二条长布带,作为投降标志。飞机停下后,今井武夫被两个中国宪兵押到受降席前,恭恭敬敬地向受降官鞠躬投降。这时芷江人民欢呼鼓舞,家家门前高挂青天白日旗,将日本残留的红膏药旗撕烂踏碎,丢入厕所。随后举行中国部队入城式,鲜花满街,高搭彩棚,凯旋门更为雄伟美观,侧边另搭一座矮小狗洞式的小门,由中国宪兵押着日军俘虏经狗门通过,芷江百姓对他们无比痛恨,石块、瓦片、果皮、垃圾纷纷向他们掷去,还有一些小孩愤怒地向日军俘虏泼狗粪,真是解恨。

到了长沙郊区,我们到岳鹿山战场凭吊。山上松林全遭烧光,草坡上满地乱埋的死尸成了一排排的草墩。几辆被打毁的坦克成了废铁。长沙经过多次会战,双方阵亡几十万人,真是惨烈之极。我们来到长沙城门口,见到一座日寇攻城炮还躺在门边,锈迹斑剥,这些都是日寇的罪证。进了城内,满目疮痍,可怜那么大的一座城市到处瓦砾,断墙残壁都经大火烧成焦黑。我们当年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见了这些情景,都激起非常仇恨愤怒之情,真是恨透了日本鬼子。

不久,我们又开始出发,沿途由岳阳到武汉,然后由长江直下经江西南昌、九江、安徽安庆、芜湖到南京。当时全国各地的日俘由各战区押送到南京集中,比较高级的军官,或凶恶残酷的魔头,押到老虎桥监狱,其余的到挹江门、兴中门集中收容。后来各地送来的日俘越来越多,集中营收容不下,结果全部集中关押到下关码头等地,南京地面上到处都是日本俘虏兵。一个月后,我们全团在南京到齐了,团部命令全团集合,到东郊紫金山国父孙中山先生陵前,举行隆重的谒陵典礼,大家绕着圆井形灵寝,对国父敬礼。人人都怀想国父,当年为推翻腐朽的清朝,创造中华民国,是多么的艰辛伟大,不禁对国父肃然起敬。

不久,我国政府组成了审判日本战犯和汉奸的特别军事法庭,公审的第一重案就是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谷寿夫是日本东京人,进攻南京时,他是日军第五兵团司令官,另外兼领一个柳州兵团,二个兵团归他指挥攻打南京,攻城战时受到强烈抵抗,攻不破,他下令砍树搭桥爬城。我军英勇奋起保卫南京,结果弹尽援绝,牺牲不少。敌人攻破城后,谷兽性大发,下令日本兵在大街和十字路口,架起轻重机枪疯狂扫射百姓,南京城一时尸横满地,血流成河。大城市变成了大屠场,被杀少计也有三十多万人,日寇的罪行真是馨竹难书。日本投降后,谷寿夫逃回老家,在东京长野县被捕,用飞机押解到南京老虎桥监狱。公审他时,法庭设在励志社,那么宽大的地方都挤满了人群,连外面广场都站满了旁听者。公审了几天,南京各处都万人空巷,派了很多宪兵维持秩序。最后法官庄严宣判谷寿夫死刑,立即执行,行刑人员是宪警队洪班长。宣判后,沿途人潮汹涌跟着十轮大军车到了雨花台,山坡挤满了观看的人群。行刑人手执驳壳枪,在日酋谷寿夫背后举起,对准后脑勺的一声由头顶斜射一枪,这个杀人魔王即刻毙命,满山遍野人声鼎沸,掌声雷动。中央电影公司和全市各报摄影记者都抢拍了现场照片。当晚电影院放映时,首先加映这段新闻纪录片,各报详细登载此新闻,各照像馆橱窗将谷寿夫被枪毙的照片放大展出,题为“魔鬼的下场”。此后接连天天都有魔鬼战犯被处决的消息,真是大快人心。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