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抗日英雄村”——蒲芦氹
作者:李运花(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5-09-03 00:15:40    浏览:3508

 

尽管1991年,国道324线的一次绕道,像王母娘娘划出的银河,把位于增博交界处、兵家必争的蒲芦村,彻底变成了博西最偏远山区;尽管70多年的岁月风沙,仿佛埋藏了那段残酷壮烈的“蒲芦之战”;尽管生老病死,曾经参加的抗战英雄们已经七零八落。但随着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的日渐来临,惠州唯一的”抗日英雄村——蒲芦”,正穿透岁月的尘烟,一点一点焕发出应用的光彩。

费尽周折,终于在村长的指引下,一座一座老屋地寻访。不,应该说,心香一瓣祭奠英魂更准确。那一根根枯焦龟裂的房梁,一面面漆黑坚硬的墙体,不正是当年铁骨铮铮、英勇无畏的抗日英雄们的无字丰碑吗?我恍惚看见,赖瑞忠、赖百双、赖继红、赖德、赖顺、赖九、赖贵龙、赖瑞常,一张张坚毅不屈的脸孔在隐约浮现。

徘徊在残垣废石间,耳听着英雄后代人如数家珍地诉说:“抗日战争期间,除了轰炸县城之外,那次是日军在我们村出动飞机最多的一次。”我的思绪有些飘浮……

19381012,日军在惠阳大亚湾登陆后,由于国民党不战而逃,淡水、惠州先后沦陷。随后,日军长驱直入,仅10多天,相继攻占了博罗、增城、广州及东江中下游地区。

蒲芦位于博罗、增城交界处,在惠州通往广州的必经之地增博公路北侧,由此成了抗日前线。由于日军“以战养战”,常常在增博公路沿线村庄轮回扫荡,烧杀奸淫虏掠,无恶不作。当时的联合乡长赖瑞忠是蒲芦村人,具有强烈的民族气节。他目睹日军暴行,义愤填膺,遂以族长身分组织了蒲芦村抗日自卫队。队员40余人,步枪30多支、短枪5支,手榴弹数百颗,与日军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当时,正值国共联合抗日,惠州国民党政府听闻蒲芦村民积极抗日,派出3个连共300余兵力进驻蒲芦村,以示“联合抗日”。

善良勇敢的蒲芦村民们,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正是这300名不战而逃的“联合抗日”国民党官兵,最后为蒲芦村带来了灭顶之灾。

193912410多名日军骑兵从增城据点出动,进犯蒲芦村时,被赖瑞忠带领的自卫队击毙2人击伤7人。再加上汉奸告密,得知有国民党部队驻扎蒲芦村后,日军连夜发动军事行动。在夜色的掩护下,300多名日军集结中村前东亚岭上,伺机发动进攻。当晚恰逢村长赖汉杨的外公婚宴,等村民发现敌情时,已是25日凌晨。而那来“联合抗战”的300名国民党官兵,在杀猪宰牛大吃大喝一顿后,居然悄悄地溜走了。赖瑞忠一边调兵遣将迅速应战,一边组织村民向村后的屏风岭转移。拂晓时分,自卫队见村民已安全撤离,遂趁夜色也退到了屏风岭。天一放亮,日军以为“支那军”还驻守在村内,遣出6架飞机进行狂轰乱炸。然后在机枪大炮的掩护下,冲进村内实行“三光政策”。蒲芦村顿时成了一座火光冲天的人间地狱。

此役,日军被击毙56人,伤则不计其数。蒲芦自卫队员赖百双、赖继红等7人壮烈牺牲,村民伤亡10多人。赖瑞忠乡长则在去博罗县政府汇报的路上,被日军残忍杀害。后来,蒲芦村被称为“抗日英雄村”。

谁也没想到,这段浸染着蒲芦村先辈们鲜血的光荣历史,竟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淹没在岁月风尘中,一年又一年,沧海变桑田。

但英雄们的后代,忘不了那段带血的历史。国仇家恨,像基因一样,沉绽在血液里,一代一代传承着。老村长赖优丁从1983年开始,多次向博罗县政府打报告,建议修建“蒲芦抗日英雄村”入村门楼,保护好蒲芦的革命遗迹和大力宣传英雄事迹,让英雄精神代代传承下去。经过连续5任村长的不懈努力,2008年,花岗岩镌刻的革命纪念碑,竖立在赖氏宗祠左侧;20129月,各方齐心协力,于广汕公路旁,耸立起横批为“蒲芦抗日英雄村”的门楼。

望着罗浮脚下这个浴火重生、凤凰涅的英雄村,如今青山横村廓,绿水绕洋楼,俨然一个欣欣向荣的世外桃源,我不禁想起蒲芦村抗日首领赖瑞忠铿锵有力又幽默经典的话语——烧了泥砖变青砖,烧了青砖变金砖。乡亲们,唔怕,日本仔来了,照打!——赖家后辈们团结一心,孜孜进取,勤劳致富,实现了烧了青砖变金砖的遗愿。先烈若地下有知,当十分欣慰。

 

1、2012年9月26日,经村委会和博罗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终于在村口耸立起一块纪念那段壮烈历史的牌坊.jpg 

2012926日,经村委会和博罗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终于在村口耸立起一块纪念那段壮烈历史的牌坊

 

2、(左至右)赖优丁、赖金海(90岁)、赖黄生(87岁)、赖汉杨.jpg 

(左至右)赖优丁、赖金海(90岁)、赖黄生(87岁)、赖汉杨

 

3、年轻的村长赖汉杨向记者诉说战争的痕迹.jpg 

年轻的村长赖汉杨向记者诉说战争的痕迹

 

70多年风雨洗刷,硝烟依然浓烈,以至于,直到近几年燕儿才敢返旧巢.jpg 

70多年风雨洗刷,硝烟依然浓烈,以至于,直到近几年燕儿才敢返旧巢

 

87岁的赖黄生老人,在被日军炸毁的民房前回忆历史.jpg 

87岁的赖黄生老人,在被日军炸毁的民房前回忆历史

 

1976年建成的村队粮仓,赖村长计划重新修复后,办成抗战纪念馆.jpg 

1976年建成的村队粮仓,赖村长计划重新修复后,办成抗战纪念馆

 

 村民向笔者指认被日本烧毁的房屋.jpg

村民向笔者指认被日本烧毁的房屋

 

当年才十几岁的赖尔保老人,尽管已经90岁高龄,对那次震耳欲聋的炮弹声仍心有余悸.jpg

                                                                  当年抗日时,他才10几岁,但也知道帮助转移村民,给自卫队递子弹

  

当年抗日时,他才10几岁,但也知道帮助转移村民,给自卫队递子弹.jpg 

当年才十几岁的赖尔保老人,尽管已经90岁高龄,对那次震耳欲聋的炮弹声仍心有余悸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