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 证
作者:徐连贵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3 13:42:57    浏览:2484
 

 

1941年5月12日至20日,惠州第二次沦陷。

5月14日(农历4月19日)上午9时许,日寇包围了惠阳县水口(今属惠城区)江边的蓬陵村和附近的大和乌石村,屠杀村民及船工182人。时蓬陵村包括:大陵岗、陈古陇、杨岭、埔头、严福地、松岭下、桂香园、青湖、龚塘唇等定居点;乌石是大和村一个定居点。蓬陵村的屠杀现场有5个分别在龚塘唇地坪、杨岭大江唇、埔头竹林、严福地、陈古陇沙滩。

下面是我当年目击记:

我当年只有16岁(虚岁),人小机灵,发现情况异常,就迅速钻入稻草堆(地点在龚塘唇),并用草把遮住,才免遭厄运。在距离我大约14~15米处,亲眼看见村民被杀的惨状:日寇用刺刀(安装在枪把上)对准一村民胸部就刺,刀被肋骨卡住,抽出再刺第二刀,穿透胸部,村民当即倒下毙命。后来我觉得不安全,转移地方,逃到埔头。在距离我藏身之处20多米处,又看见日寇屠杀村民的惨状,由于害怕,以后不敢再看。被害村民双手反扣背后被绳捆住,全部用刺刀刺杀。待日寇离开后,乡亲们才四处寻找失踪的亲人,见到亲人被杀,尸首狼藉,鲜血横流,顿时嚎声四起,哭声震天。时值初夏,村民穿的白背心、文化衫或白恤衫,全被鲜血染红。

蒙难村民名讳如下:

蓬陵村(死难百姓137人):

徐观芳50多岁 徐友连70多岁 徐子都30多岁 徐子合70

徐经来30多岁 徐君邻50多岁 徐丁奥 徐妹头23岁

徐伦举45岁 徐伦奉(伦举弟) 徐伦轻 徐亚钦

徐水秋45岁 徐亚润 徐福苟 徐观浩

钟伯森30岁 徐贵友(徐品弟)70岁 徐火明40岁 徐以宏老婆(孕妇)

徐经福30多岁 徐金弟66岁 徐神弟(金弟兄)68岁 “徐仔”20岁

徐笠妹29岁 徐树养38岁 徐亚敬33岁 徐亚兴(亚敬弟)30

徐陈彩28岁 徐招贤28岁 徐谭贵21岁 徐建荣38

徐福柔32岁 徐福厚21岁 徐谭胜35岁 徐伦寿30多岁

徐天然老婆60岁 徐福光27岁 袁亚送42岁 袁日芬17

徐子球(兄)62岁 徐子富(子球弟)56岁徐容苟50岁 徐容添(容苟弟)47

徐子龙60岁 徐观汝(子龙子)30多岁 徐缘开49岁 李××(缘开祖母)70多岁

徐伦欢42岁 徐福新(伦欢之子)20岁 徐亚丑25岁 徐亚连35

徐耀庸(亚连弟) “徐麻雀”61岁 徐炳仁31岁徐观华36岁

徐顺科24岁 徐广仔 徐高畅 徐子扁

徐么罗 徐成第 钟亚容43岁 钟亚达44

钟伦苟36岁 钟亚怀51岁 钟佑金44岁 钟观浩

钟远由47岁 徐亚苟30岁 钟荣桂41岁 钟国荣62

钟树林28岁 钟有舍36岁 钟来苟26岁 钟怀头38

钟志保 钟付平 钟烟安 钟德才

钟佛明58岁 钟远佳38岁 钟付华 钟喜才

钟嘉安 钟永祥 钟发安 钟善雨

钟绍姿 “钟老宝”70岁 黄月婵(女)36岁刘菊梅

钟国双62岁 钟仁佳63岁 马刘容65岁 “来人狗”65

钟燕尤22岁 “亚又舍”67岁 “歪嘴华”45岁 钟国才65

钟蒙古65岁 钟兴长17岁 钟吉新40岁 “钟麻仔”20

徐容狗40岁 袁麻仔(女)3岁 袁塘娥58岁 袁亚通70

徐桂松67岁 徐子仁40岁 陈容妹60岁 徐君召70

姚亚论68岁 徐华观70岁 亚乌60岁 徐经俊35

徐玉驱66岁 徐就好70岁 徐瓦头41岁 徐干云70

徐亚都40岁 徐妇女35岁 徐蒙合60岁 陈亚娇38

徐亚浓50岁 徐狗灵60岁 徐亚30岁 徐妹25岁

徐蒙狗22岁 徐冠校49 徐古润57岁 徐逆仔46

李亚六76岁 徐赖兴26岁 徐伦凤37岁 徐福该47

徐伦宽54岁

大和乌石村(死难百姓23人):

黄勤水 黄佛华 黄日欢 黄广全 黄泽林 黄泽堂 黄良清 黄亚右 黄丁荣  黄世元 黄会元 黄亚娟 黄里旺 黄湖汝 黄容根 黄超茂 黄超礼黄亚来 黄丽香(女) 黄文根 黄容宣 黄善食 徐农妹(女)

船工(死22人):

何惠元 何德明 何绍明 李福胜 张惠光 张惠民 张正德 张月婵 张少光 陈羽中

陈达坤 陈仁德 陈明星 陈世光 周 明 孙寿光 孙寿喜 骆佑明 骆建明 骆仁根

骆天元 骆世兴

蒙难同胞名讳来源: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为了发动村民捐款购买飞机大炮,支援朝鲜,打击侵略者,蓬陵乡召开村民大会,结合抗日战争时期本地村民遭受日寇屠杀的惨况,进行了控诉,并对受难同胞作登记和统计工作。当时我是乡长兼文书,对此情况比较了解,近几年又多次回乡采访当地老人,逐个校对,故材料真实。林生同志协助整理此文,谨此致谢。

 

主编附记:2005年5月17日,我到水口镇蓬陵村调查时,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还念了几首有关此事的民谣。这些民谣作于1941年日寇大屠杀后,传为严福地村徐福随所作,原有近十首,写在严福地村的祠堂内墙壁上,现已无存。今据老人所唱录下此谣的两个版本(不完整)。

版本一

民国三十年,夏季四月天,

日军炮声隆,追击中央军。

央军不抵抗,紧急渡江逃,溜走到琶江。

几千日军队,围住无路走,

用绳来捆绑,押赴到刑场。

日军分五地,屠杀百多人,

满地血浓浓,惨害无法数。

版本二

民国今年三十年,屈指算来四月天,

遭受日军真凄惨,不敢归来起火烟。

困苦难当肚饿时,东奔西走泪双飞,

但系隔篱我大婶,又叫四更煮饭时。

夜更狗吠心惊恐,出外唔当钻竹篱,

男儿生来志四方,遭受日军泪行行。

米瓮清光又清光,煮饭又来煮粥光,

老人吃饱打吊望,后生吃饭去逃亡。

你睇飞机鸣鸣响,钢炮打来阻防,

马队如同蚂蚁窦,四围控制实难藏。

父拖小儿妻傍夫,女人被迫又单孤。

转身走入青湖内,险些一命又呜呼。

永远铲除他没到,买鱼买肉谢天神。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