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兵一枪打死谭屋人
作者:叶伟强(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4 10:53:39    浏览:1668
 

 

19456月某天,也是盟机炮击日军军车和国民党军偷袭惠州县城约一个多月后,日军加强了各个岗哨的警戒,日本宪兵常在大街小巷巡逻。这一切,预示着日军末日的来临。

家住惠州县城近郊谭屋角的谭某,为人善良朴实,人缘也好,在村耕了斗多种薄田地,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他很少投墟打市,连家住在惠州城里的堂兄家,也很少去探访。总知认食认做,家中大小事务,全由老婆安排。那天晚上,妻子对他说,明日你去一趟惠州,把新割来的米麦带几斤去,免得兄弟关系太过生疏,给人家闲言。他唯唯诺诺答应了。次日,起床洗漱后,扛起锄头,就到地里干活,提早收工。吃过早饭,穿起八成新的唐装衣服,脚穿圆口黑布鞋,提着约五斤米麦的粉袋,走出家门不多久,就到了惠安医院(现惠州市人民医院)斜对面的堤上,接受日军哨卡的检查后,由路边小路踏上新辟的临时汽车路,越过“二仓”(现市军用粮仓)门口,过了黄家塘,经若瑟医院,斜上东坡亭脚,头刚一露,就被日军哨兵喝住,怔了一下,拔腿就跑,把几斤米麦的袋子也丢了。就在这时,日军一条军犬扑了上来,咬住他的裤脚,猛扯猛拉,鲜血也流出来了,他顾不了这些,拼命挣扎,始终挣扎不开,跌下又爬起来,还是被狗咬住,好在日军没有举枪,只是站在原地仰天大笑。人狗拉扯,裤被拉扯烂了,趁狗嘴稍松,挣扎脱了,像箭一样由“箭道”(当时是一条小巷,有一间厕所)直奔县前街(现为惠新中街),转弯跳下塔仔湖塘,泅水想去高营房。日军岗哨追赶一阵,怕失职责,没有再追,返回原来岗位。谭某那时已泅到距岸十多米远,驻在汪度(现农造厂)的日军修械兵,见谭某很快就要上岸,举起三八步枪对准谭某,扣动扳机“砰”一声,谭某应声下沉,涌起一窝血水。

杀人者,趾高气扬,举着枪,笑着走回营房;被杀者,家人呼天抢地,泪如泉涌;围观者无不切齿振臂,怒气冲冲,痛恨日寇残暴。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