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警报 “走”飞机
作者:杨维俭(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9-24 12:48:24    浏览:1847
 

 

“打”警报、“走”飞机,这是两句地地道道的惠州方言,对如今不满70岁的惠州城居民来说,是闻所未闻的陌生词汇。但对古稀以上的惠州老人们来说,则是当年闻声胆战心惊的话题。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笔者才是10岁的小孩,正在小学念书。翌年冬,广州与惠州先后沦陷,日军侵占惠州的一个多月期间,到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搞到满城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在抗战期间,惠州城先后四次沦陷。即使日军撤出惠州城后,亦经常从广州调派飞机空袭惠州,有时甚至一天两次,来到就狂轰滥炸,致使惠州城内老百姓无辜遭殃,生灵涂炭。这些悲惨往事,我至今尚记忆犹新,心有余悸,正是不堪回首话当年。

 

防空袭、建钟楼,以钟代笛“打”警报

大人惊、小孩哭,为保性命“走”飞机

自从惠州第一次沦陷后,日军为确保其长期侵占广州的目的,便经常调派飞机来惠空袭,扰乱民心。当时惠阳县国民政府为了防避空袭,专门建了一个警钟楼,敌机来了、“打”防空警报。该座警钟楼设在当年县政府办公大院正门右侧(即现在中山东路东新桥头附近),楼高三层半,在顶层用铁架吊着一个很大的铜钟,指派专人负责“打”警报。因当时设备落后,未能用上汽笛,只好因陋就简,以敲打铜钟代替,故惠州城人称之为“打”警报。好在当年惠州城区范围面积较小,加上警钟楼地势较高,附近又无高楼大厦阻挡,故钟声一响,府县两城居民基本上均能听到,从而可以及时疏散逃避空袭。

当时“打”警报的全过程是:(1)预备警报:“噹噹!”每次相隔4秒钟后,再次敲打“噹噹”两声,如是者敲打10次。通知大家敌机已向惠州城方向飞来,准备疏散;(2)紧急警报:“!……”连续敲打警钟20次,表示敌机已经飞近惠州城上空,马上逃避;(3)解除警报:“”!每次敲打警钟一下,相隔4秒钟后再次敲打一下,如是者敲打10次,表示敌机已经撤离。由于当时科技及电讯设备落后,有时预备警报尚未“打”完,敌机已经飞抵惠城上空,于是便立即改“打”紧急警报。

为了躲避敌机空袭,确保生命安全,当年惠州城内男女老少几乎每天上午10时左右便扶老携幼疏散到城郊附近农村去,早出晚归,直至下午4时左右才陆续返回城中,惠州人称之为“走”飞机。在那段风雨飘摇的日子里,每天上午10时半至下午3时半期间,惠州府县两城的机关、学校、商店及住户均关门闭户,除了个别人员及行动不便的老人在家看守门户外,几乎成了空城,鸦雀无声。有些经济状况较富裕的大户人家,对天天疏散感到厌烦,便举家迁往附近的平山、多祝、横沥、古竹、观音阁等圩镇去暂住,待敌机空袭次数减少、局势比较安定时,才陆续返回惠州。个别大款人家,其住宅中设有花园或空地较多的,竟不惜耗费巨资,在家中新建一座钢筋水泥私人防空洞,洞顶上面堆上几层厚厚的沙包,以防敌机突袭。

 

逃避空袭,“走鬼走进城隍庙”

炸弹无情,众多无辜丧黄泉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意大利与日本等三个帝国主义国家,结成法西斯联盟,到处侵略其他国家。当年意大利人在惠州县城开办了一间教会医院——若瑟医院。院址设在县城黄家塘(即原惠州市五金制品厂所在地)。该院设有住院部,是用钢筋混凝土新建的三层楼房,比较牢固。在当时惠州人心目中,认为意大利与日本是盟国,日机空袭时投弹目标决不会选中该院。因此,大家都一致公认该院是逃避空袭的最安全地方,附近很多居民每遇到敌机来惠空袭时,均纷纷逃往那里去躲避。而他们亦对外开放,来者不拒。孰料世事无奇不有。在一次敌机来惠空袭时,有颗炸弹竟正巧命中该院住院部楼下,造成特大灾难,以致数十名避难者当场命丧黄泉,伤亡惨重,令人目不忍睹,怨声载道,真是“走鬼走进城隍庙”,致使众多无辜百姓死于非命。

 

成婚当日飞来横祸,新郎被炸丧命

噩耗传来痛不欲生,新娘束发出家

在若瑟医院遇袭的死难者中,有个家住县城的年青小伙子择好当天晚上拜堂成亲,故全家老少当天均留在家中。当敌机突然来惠空袭时,他们来不及逃往郊外,便就近跑进若瑟医院里去躲避。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新郎哥尚未拜堂成婚竟一命呜呼!被炸身亡。喜事变成丧事。消息传开,惠州城内人民群众均感万分婉惜与伤感,更加痛恨日本侵略者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据说那位准新娘惊闻噩耗当场晕倒,经抢救醒来后痛不欲生,在亲人的劝慰下,她本人为了悼念亡夫,超度亡灵,终于看破红尘,束发出家,做了斋姑,终日诵经念佛,终身未嫁,了却残生。

 

揽炸弹,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换水缸,发现残骸,吓病一场

在抗战期间,惠州城流行着一句咒骂别人、非常狠毒的说话,谓之“揽炸弹”,意思是指被炸弹命中、不得好死。在当年的现实生活中,确实有真人真事。话说1942年夏天一个下午,敌机突然来惠空袭,当时水门马路上有个男人,闻声飞奔而逃,跑到六角巷附近准备走进民居中躲避,尚来不及跨进屋门,一枚炸弹便从空中降落,刚巧炸中他的身上,一声巨响,当场粉身碎骨。好在那枚炸弹杀伤力不大,附近房屋尚未倒毁,但墙壁上则血迹斑斑,满地碎骨残骸,惨不忍睹。笔者老家就住在六角巷,在那次空袭中,亦来不及疏散逃往郊外,听到警报声响,全家老少躲在家中,纷纷钻入大床底下卧倒在地,终于平安逃过一劫。在现场附近有一个专营蒸制沙河粉的小贩,在屋旁搭了间简易茅棚做厨房,一时大意没有盖上水缸盖,竟掉进了死者一块残骸,当时却未发现。事隔数天后,闻到一股异味,清换水缸水时,才发现缸底一块残骸,早已霉烂变质,臭味冲天,而缸水已饮食多日,全家顿时翻肠倒胃,呕吐不止,大病一场,几经延医诊治才平安无恙。

 

理发中,警报响,闻声丧胆夺门跑

有教训,戴顶帽,遇到空袭不用愁

每次遭遇空袭,总有不少无辜老百姓伤亡,生命财产遭到严重威胁和伤害。当时人们每当听到警报钟响及飞机声音,个个口青面冷,魂飞魄散,奔跑逃避,以求安全。据说当年有个男士中午到理发店去剪发,他是留平头装发型的。在理发过程中,刚剪完右边长发,突然闻到警报钟响,本拟加速把左边长发剪完才走,但敌机已经飞进惠城上空。那位顾客闻声立即夺门而逃,往城郊方向跑去。待他跑到郊外时,旁人发现他肩上披着理发用的白色围布,头上理了个黑白分明的阴阳发型,大家不禁掩鼻而笑。这时他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出了洋相,但亦无可奈何,只好解下围布盖在头上遮羞,待解除警报后才匆匆跑回理发店把头发理完。此则趣闻很快在城内传开,很多男士获悉后便从中吸取教训,以后出外理发均选择早上或傍晚时间,比较安全。为预防万一,还随身携带一顶帽子(布帽、毡帽或草帽),理发时,如遇敌机空袭,纵使剃成阴阳头亦不用忧愁,只要戴上帽子走避,便不会闹笑话了。

 

造假像、走警报,乘机搏乱捞白食

先付款,后品尝,茶楼老板堵跑单

自古以来,惠州人到茶楼饮茶,都是先品茶,边聊天边吃点心,过足茶瘾,填饱肚子后才买单结帐付款而去。但在抗战期间,有一段时期,茶楼老板竟一反常规,顾客饮茶要先付款,后泡茶取食品,而茶客们对此一怪现象亦无异议,乐意接受。究其原因,据说当年有个茶楼老板遇到一些无赖之徒,为了到茶楼捞“白食”,便绞尽脑汁,想出一个阴湿诡计,掌握当时人民大众最害怕敌机空袭的恐惧心理,三五成群、分批集中到某间茶楼去饮早茶,大吃大喝。等到早上八九点钟,茶客云集,他们亦肚饱酒醉,便趁机发难。先由其中一人突然站起来高声呼喊:“打警报啦!”率先夺门飞跑出去,而其同伙亦接着起哄:“飞机来了、疏散!”边喊边跑逃离茶楼。其他茶客不明真相,以为真是敌机空袭,像惊弓之鸟,亦纷纷争先恐后,顾不及结帐付款,便一窝蜂地往外飞奔逃命而去。茶楼老板欲阻无力,无辜遭到经济损失,只能自认倒霉。事后才发现是有人故意搞恶作剧捞“白食”,但为时已晚。有些诚实老茶客,还会回去买单付款,而有些茶客则乘机溜之大吉。经过此一教训后,当时茶楼老板们经过开会研究,商讨对策,决定采取上述临时措施,并向茶客们说明原因,虽然手续烦琐,茶客们亦能理解和接受。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局势比较平定下来,茶楼老板们才取消此一临时措施,恢复原来做法。

 

 

分享到: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 邮箱:hzmx2010@126.com
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TCP备245771212号|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