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散文】寻梦泸沽湖
作者:杨彩霞(惠州民协会员)    来源:    日期:2016-05-20 20:01:26

 

许多年前偶然看到摩梭传奇女子杨二车娜姆的一本书《走出女儿国》,让我知道了有着神秘走婚习俗的泸沽湖的存在。后来各大杂志和报刊上又登了广州白领丽人海伦和摩梭男孩大狼的经典童话爱情故事,便对泸沽湖有了一种向往、一种期待、一种冲动。

先生终于有了假期可以成行了。尽管导游一再强调说去泸沽湖的路况比较差,时间比较久,叮嘱我们一定要休息好。但那晚我躺在丽江的一家宾馆里偏偏辗转难眠,先生和我开玩笑说你是不是想着去走婚呀,那么兴奋。我不置可否,朝他的胳膊挥了一拳。

车子上山一程下山一程,一弯又一弯,仿佛要无限蜿蜒曲折下去,疑是在登天梯。这让我们这些天天踩着大马路的都市人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出,死盯着路面紧张不已。司机早已见惯不怪了,淡然若定地把握着方向盘,就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

时间在煎熬中过去了七个多小时,长时间的翻山越岭让我产生了不适和疲劳。心想如此的舟车劳顿,为了看一个湖,值吗?为什么真正的美景总是在遥远的地方呢?正昏昏欲睡时,树林间突然闪过一抹蔚蓝,但那抹蔚蓝很快就消失了,原来车子又转过了一道急弯,我这才意识到泸沽湖就快要到了。果然,经过一段连续的下坡路,那抹蔚蓝越来越宽、越来越长,神秘的泸沽湖便像一个羞答答的少女掀开了她的面纱,向我展示她的清纯和美丽。

下了车已接近黄昏,这时的泸沽湖疑是天上掉下的一块蓝宝石镶嵌在群山之间,微波不兴,静若处子。经过了白天的喧嚣,几只猪槽船静静地躺在湖面上,划船的摩梭人在慵懒地聊着天。坐上船去,他们也没多话,只友好地和我们笑笑,就挥桨把我们划到湖中的岛上去。

划船的摩梭妇女脸蛋上独特的高原红,透着健康和自然。摩梭汉子坦露着结实的胸肌,胳膊的有力舞动彰显出男人的阳刚。在青山绿水和落日余辉的衬托下,他们成了绝美风景画里的模特还全然不知。我半眯着眼睛看着,竟有些痴了,还能去哪里欣赏如此的天人合一之美呀,赶快掏出数码相机留下了这瞬间的美丽。

导游是个摩梭小伙,一路上和先生聊得来便熟悉了,时不时会和先生勾肩搭背作亲热状。他个儿中等,黝黑的脸膛,长相一般,心想如果他是个帅气的小伙该多好呀,至少可以养养眼,难免有几分失望,也就没有怎么去在意他了。

晚上我们就睡在湖边的木楞房里,推开窗户,满眼全是碧蓝。先生非要抓住这黄昏最后一缕光线,用泸沽湖作背景在窗前摆出“大卫”作沉思状的姿势,让我给他拍几张。我把镜头拉远又拉近,充分发挥我的拍照水平,完成了“大卫”的请求。

吃过晚饭,看完了摩梭人表演的舞蹈,导游给大家推荐了烤全羊的自费项目,没人响应。我先生正准备逛逛夜色下的泸沽湖,导游小伙过来邀请我们去吃烧烤、喝啤酒,我们欣然前往。来到烧烤城,这里热闹非凡,和静谧的泸沽湖形成鲜明的对比。游客们正在划拳豪饮,铿锵有力的划拳声伴着男男女女的笑声在夜空中回荡。有个客人带着几分酒意,拿着啤酒瓶当麦克风,跳在桌子上大唱革命歌曲,引来一片鼓掌声和尖叫声。所有的人在这里都暂时忘却烦恼,忘却尘世的无奈,融化在这浓浓的快乐气氛里,放松着身心。

我们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导游小伙一再拍着先生的肩膀和老板介绍说是他的哥儿们,老板忙着他的生意也没听他的,他不管不顾说了好几次,憨憨的。小伙说他的酒量大得出奇,一碗碗的米酒喝下去就当是喝水,从来不知道喝醉是什么滋味。他说帮我们开车的司机也是喝酒高手,游客住在泸沽湖的那天晚上,他肯定要大喝一场,然后找个女人睡一宿,第二天照样精神抖擞开八小时的长途车。我先生听了,大眼瞪小眼,这样哪能保证我们的行车安全呀,看来回去的路上要悠着点。小伙看出了我们的担心,他爽朗地笑着:我们摩梭人能喝酒是天性,就像人生下来就会拉屎拉尿一样,他生动的比喻惹得我先生大笑起来。          

看小伙年龄也不小了,先生好奇地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想起他们那儿不兴这样的称呼,忙改口问他有没有阿夏。小伙说他十七岁就开始找阿夏了,已经有过好几个了。停顿了一会他又说其实我不太喜欢走婚,我想象你们一样结婚,相亲相爱的,还能和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起,多好啊。

他的话让我先生颇为惊讶。我们不远千里来寻梦,来感受这种独特的婚姻文化,心里多少有些羡慕和向往这种因为爱所以爱的走婚模式的。生活在大山里的摩梭人懂得喜新厌旧乃人的本性,在不同阶段与不同人擦出火花,并无不妥,他们把性爱看作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情,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我们却偏偏把它与居住、家务、经济,生活习惯挂起勾来,每天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让情欲在这些具体中磨成了例行公事。很多夫妻都在不同程度地苦恼着,矛盾着,彷徨着,无奈着。

摩梭人的走婚模式带给人类思考和启发,有专家研究摩梭文化后,发现一个惊人的现象,摩梭人的犯罪率几乎为零,他们自觉地遵守着各种游戏规则,不嫉妒,不艳羡,有钱大家赚,有福大家享,重亲情,轻男女情。研究者认为如果全人类采用这种处理感情的方式能减少许多犯罪,因为很多犯罪都和男女之间的情事有关,这样人类要快乐得多。

小伙挺开朗,我们聊得也很随意。他说除了熟悉他的家乡(离泸沽湖五公里的一个小山村),还熟悉丽江,那是他工作的旅行社地点。他说等他赚到钱了就想出去看看,去感受一下像上海深圳这样的大都市,但是他不愿意在那里呆着,看看就回来。这让我想起本文开头提到的海伦和大狼,大狼和海伦结婚后,海伦一度带着他在广州生活,可大狼觉得自己就像笼子里的困兽,和那里的人、那里的生活格格不入。他还是选择了回来,在泸沽湖畔开了属于他和海伦的酒吧“大狼吧”,他又像鱼儿回到了水里,自由自在。小伙和大狼一样,他们对家乡的眷念和爱已深入骨髓,哪怕家乡再贫穷再闭塞再落后,也不愿舍弃,不愿逃离。

摩梭人是很少会做生意的,在湖畔开店经商的大多是外地和外省的。我去湖边买东西、吃宵夜碰到的店主竟然都是我的老乡湖南人。和他们攀谈,得知他们已在当地生活了十来年,也就是泸沽湖开始被人所知,有人去旅游的时候他们就到了那里,这不得不让我叹服他们的商业嗅觉和生意头脑。他们现在在那里拥有了房子,有的开了好几家店,甚至把亲戚朋友也带去了那里做生意,打算就在那里长住。而摩梭人所从事的却是跳跳舞蹈,划划船,卖点从湖里捞上来的鱼干等简单劳动,和游客讨价还价、算计游客的事情他们是做不来的。在湖畔骑马时,马主是个摩梭妇女,她见我对骑马有浓厚的兴趣,说好的距离她拉着我走了两趟,收钱时还是开始谈好的价钱,让我有几分过意不去。这就是所谓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

就这样喝着聊着,不觉间已到深夜,发觉身边的食客已寥寥无己,我们的烧烤炉边也躺了一地啤酒空瓶。小伙虽然没有醉,但明显地话多了一些,先生已是满脸通红,酒意浓浓,我亦有些飘飘然。我起身结账时,小伙一再地拦住我说让他来买单,并飞快地跑到店里掏出钱来。先生用力扯住他,在他们拉扯的间隙,老板收了我的钱。他见买不到单了,赶紧交待老板要优惠点,并拿过菜单来看,见老板算得比较合理才作罢。素昧平生,他就真心实意地把我们当成了朋友。

第二天,他护送我们到丽江就要分开了,先生拉着他的手一再地叮嘱他,如果到了深圳记得给他打电话,欢迎他到家里去做客。他连连答应着,也不知道何时能圆梦。但我先生却在期待着,希望摩梭小伙来深圳时也能收获我们的真诚。

泸沽湖从遥远又回归了遥远,我离开了,但她还在那里不动声色地美丽着。这趟寻梦之旅,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泸沽湖的自然美态洗濯了我浮躁的心灵,放缓了我匆忙的脚步。我还感受到了摩梭小伙和他族人的纯朴和善良,麻木的灵魂也因之鲜活起来。我想其实很多的都市人都如我般吧,平时的冷漠只是伪装的表象,当有些东西触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时,温暖、感动等美好的情感便会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692898458 庄老师:13802872242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2024213192号 |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https://gdca.miit.gov.cn/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