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站内搜索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惠州方言中的歇后语及隐语
作者:梁自力    来源:惠州民协    日期:2012-06-23 10:26:24

 

各地方言各自有其一定的特色,惠州人与人交往谈话中常用的歇后语及隐语,大都生动形象,有的还隐藏着地方掌故或历史故事,听起来使人有幽默谐趣感。今天的惠州人对过去常用的歇后语、隐语逐渐有所遗忘,在谈话中已经少用,就是象我超古稀之人也不例外。现经过回忆录下数十则歇后语和隐语,让人们领略过去惠州人谈话中的幽默谐趣。

 

一、歇后语

阿驼进棺——揿得头来尾又翘

一件事情难办,有顾此失彼之困。

阿聋拜年——大家一样

传说有一耳聋的老人怕别人欺他耳聋说些坏话,在春节拜年互相祝福时总是说:“大家一样,大家一样!”有一次某人向其拜年祝福时有意说些不吉利的话。他看对方一停口,急忙接着说:“大家一样,大家一样!”,从此,“阿聋拜年”成了“大家一样”的代用语。

阿聋送丧——无听你死人笛

带有不满情绪不愿听别人讲话时,常说:“阿聋送丧”。

蟾蜍垫台脚——死顶

形容某些人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却勉强去做。

斗豆腐店——人衰架子大

商店倒闭,惠州话称“斗”。有些官、商人虽没落,但还要摆其昔日辉煌时期的架子,这种人常被称为“斗豆腐店”。

阿懵买船——底(抵)穿

传说有个傻佬到船厂买小舢板,看了几艘都嫌价钱贵,最后看到一艘漏水的旧船,问卖方是否可以便宜一点,卖方看他傻头傻脑,便以新船价的一半卖给他。他高兴得到处向人说自己买了一艘便宜船,但给人发现这艘船的底已有数个小孔。于是“阿懵买船——底穿”成为惠州人的笑谈。当有人买了质劣价平的物品时,人们会以嘲讽的口吻说:“买得抵,阿懵买船——底穿”。

床底下劈柴——撞大板(实撞板)

预言一些人一定会把事情办坏;或回答别人;自己把事情办得太糟了。

阿懵拜堂——你晓你来

传说有一傻佬结婚拜堂时出尽洋相,当人们笑其不会拜时,他说:“你晓你来拜。”有些人不懂又不虚心听取别人意见时,常以“阿懵拜堂”来顶撞别人。

谭阿社大炮——无影无踪

这是一个历史故事:谭阿社家住桥东西门直街万德巷(即现第四小学附近)。当年革命军东征攻打惠州城时,他是守军杨坤如的部属,负责守卫县城水门仔小城门(即现城背塘路与永平路两路口之间)上的炮台,炮口对着飞鹅岭上的革命军,当时所使用的炮惠州人称为“猪仔炮”,是一种射程不远、威力不大而又经常失火的土炮。有几次向革命军开火,炮弹打不到飞鹅岭而落在西枝江河中,谭亚社竟然大叫:“打中了,打中了!”从此,“谭亚社大炮,无影无踪”的笑话传遍惠州,此后,惠州人对那些吹牛皮、说大话者都称其为“谭阿社大炮”或“大炮客”。

老鼠拉龟——无从入手

比喻事情难办,不知从何处入手。

石灰糊嘴——白食

总有些人喜欢经常到茶楼饭店东张西望,见有相识熟人不请就坐,但自己从不掏线,惠州人称他们为“石灰糊嘴”,另外被人请吃的也常称自己做了一次“石灰糊嘴”。

盲佬死阿仔——眼睇

不管是什么,凡是自己不愿看的,常以“盲佬死阿仔”来回答方。

寿星公吊颈——嫌命长

这是惠州人常讲的口头语。凡是遇到可能危及生命的事,就会以“寿星公吊颈”来警告对方注意安全。

黄肿佬打屁——阴阴消

比喻办事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火烧电灯杉——长炭(叹)

以前的电线杆多是长木杉,惠州人称为“电灯杉”。“炭”与“叹”同音。惠州人将“懂得享受”说成“识叹”或“晓叹世界”,对那此能够“长叹”的人誉为“火烧电灯杉”。

火烧棺材——木炭(叹)

棺材是大木制成,经火一烧自然成“木炭”。对那些一时获得大量钱财,不一定能够“长叹”,但可以“大叹”的人,在祝贺他们时常说:“现在可好啦!火烧棺材,可以大叹了!”

泥伯公过河——自身难保

惠州人称小庙为“伯公庙”。当有人有求于自己,但自身还遭受重重困难,确实无法给予对方帮助时,常以“泥伯公过河”来回答对方的要求。

黄六先生医眼——有凸

传说从前有一姓黄名六的医生给人医眼,眼病未治好,反而将病人的眼医凸了,人们借用“黄六医生医眼——有凸”这一歇后语来说明数目上超出了定额。另外,也称那些医术差的人为“黄六医生”。

世宝堂眼药——走飞

过去有一药店名世保堂(店址在今城区中医院水东东门诊部),所卖的眼药,一滴入眼,使人有一种迅速弥漫的特异感觉,惠州人称之为“飞飞走”。对那些提早离开而走的人都称其为“世保堂眼药”,在抗日战争时期更是惠州人的常用语。

石地塘铁扫把——硬打硬

以“硬打硬”比喻非自己力所能及但又勉强去做。或以“石地塘铁扫把”比喻人们争吵、打架互不相让。

阿聋烧纸炮——又爱狂又爱好

惠州方言称“惊”为“狂”,比喻喜爱干某一件事但又怕出问题的人。

死人灯笼——报大数

旧社会出丧的仪仗,走在最前头的是一对蓝字灯笼,灯笼的一面写着主家的姓,另一面写着死者的岁数,按当时俗例,死者是男的要加3岁,是女的要加4岁。因此“死人灯笼”成了“报大数”的代名词。

陆云亭睇相——无衰来衰

传说有一人十分迷信占卦、睇相。一天,找了一个名叫陆云亭的睇相佬睇相。陆对其相貌细端详以后,说他三天内会有“血光之灾”。他问陆是否可以禳解,陆说;“只要你三天内不出家门,家里的人不要打碎东西,也许可以躲过灾难。”他回家以后心情开始有点紧张,过了两天都没事,到了第三天反而更加紧张,坐卧不安,晚饭时他的妻子捧了一碗汤给他,由于他害怕打碎东西,精神过度紧张,双手忽然发抖,一不小心,一碗汤倒在地上,碗破碎了,他一见打破了碗,立时晕了过去。人们以此比喻自找烦恼或自食苦果。

年晚煎堆——人有我也有

惠州人买回一件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有的物品时会说;“年晚煎堆,人有我也有。”

向和尚借梳——找错对象

有人向自己请求帮助办一件事,但确实无能为力时,会向对方说:“你是向和尚借梳”。

剁了尾的猴子——善解人意

听说耍猴人在教猴时,若遇猴子不听话,就砍掉猴子一截尾巴,直至将尾巴砍完,猴子也就听话了。因此善解人意的人或“鬼灵精”的人,皆可称为“剁了尾的猴子”。

火烧鸡——倒爪(找)

 “爪”与“找”同音。结算时预交款项不足。还要补交,惠州人称为“倒找”。如遇到这种情况时,常称为“火烧鸡。”

 

二、隐语

火烧鹅  旧社会有钱人家办丧事除了办七天八夜的斋醮以超渡亡灵外,治丧期间,每天都大排筵席招待亲友、群众,与主家虽无亲朋关系的人都可前去就餐,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一桌坐满八人就可开席。惠州人对那些与丧家没有半点关系去就餐的人称为“火烧鹅”。但前去“白食”的人并不多,人们认为当一次“火烧鹅”并不是光彩的事。平时惠州人专对那些厚着脸皮不请自到而“白食”的人称之为“火烧鹅”。

天官赐  旧社会各住户都设有“天官”神位,用大红纸写上“天官赐福”,“福”与“哭”同音,因此,当人悲哭时,称为“天官赐”或“天官”。

打火醮  旧社会在秋末冬初的某一天举行一次“打火醮”活动,那一天各家各户一早摆好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香炉,内插三支各串着三块纸钱的香,还放一碗水、一碗米、一盏点着火的煤油灯。南摩佬头戴莲花帽,身穿灰色道袍,手执桃木剑,到各户去作法,只见其口中念念有词,桃木剑当空一指,含水一口将灯火喷灭。最后由另一人将带来的麻绳鞭子一甩,噼啪一声,随着将桌上那一碗米倒进火袋中,就算完成了“打火醮”,表示这一年该户就可免除火灾。由于作法时间短,大约一分钟左右。因此,对那些走访亲朋之人没坐一会就走的人,主人会说他是来“打火醮”的。

火炙脚  同上一样,形容不愿多坐一会而走的客人。

猪笼跌落水  竹织的猪笼跌落水很快从四面八方涌进大量的水。以此称那些四处大量进财的人。

开首打三更  传说有一打更者在头更时错打成三更。比喻办事时,一开始就把事情办糟。

初学剃头遇到胡须佬  比喻工作水平与经验都不足却又接办了一件棘手难办的事。

坐过脚盆  旧社会的妇女大多数都在家分娩。因此,女人结婚时,嫁妆中都有一个大红木盆作为初生婴儿沐浴之用。“坐过脚盆”,意思是再次象婴儿坐脚盆,即再转世。在今世达不到的目的,希望来世时常说只有“坐过脚盆”。

秤不离砣  惠州人对夫妻恩爱经常出双入对,形影不离,说成是“秤不离砣”,意思是“公不离婆”。

永福  过去惠州有一大寺庙名“永福寺”,因“寺”与“字”同音,因此,称赞别人的字写得好,常说:这一手“永福”写得真不错。

盐仓土地  有一种人总是喜欢讲带色情而且下流的说话,惠州人称这种人为“咸湿佬”,也有人称其为“盐仓土地”。

纱纸灯笼  有一种人异常讲究衣着,看来非常英俊潇洒,其实是一个胸无点墨,庸才碌碌的浪荡公子。惠州人称其为“纱纸灯笼”,意思是“只有其表,腹内空空”。另一种人爱面子而处处都装出富有的样子,其实早已负债累累,这也是一种“纱纸灯笼”,还有一种人确实富有,往往自谦为“纱纸灯笼”。

自大一点  有些人满口脏话,下流无耻,人们常以幽默的语言对这种人作评价:他们最大缺点就是“自大一点”。其实“自”、“大”、“一点”合起来是一个“臭”字。

撬墙脚  千方百计想尽办法使别人的恋人投向自己的怀抱,或将别人已定的职位弄到手,都是一种“撬墙脚”的缺德行为。

黑狗偷食白狗担当  代人受过。

过桥拉板  意思是过了桥的人将板拉走,不让其他搭桥人过去。比喻恩将仇报。

坐冷石  两人约会有一方不到,到的一方称自己被人“坐了一次冷石”。

倒泻茶  旧社会惠州人一般都要先订婚后结婚。若男方未结婚而先亡,人们称妇方为“倒泻茶”。这是不吉利的话。因此,女人在订婚后捧茶时特别小心,怕的是“倒泻茶”。

电灯杉挂老鼠箱  在旧时不少电线杆都挂着一个老鼠箱,箱内放有消毒药水,凡有死鼠都要放进鼠箱内。惠州人以此形容一对恋人的高矮太悬殊,但绝对不会在当事人面前直说这句话。

打夹竹  旧社会的算命佬大多打着夹竹随街叫喊“占卦算命!”当他们给人算命时,满口“子丑寅卯……”、“甲乙丙丁……”话如连珠,也就是惠州人常说的“算命先生打夹竹”。凡是有人在谈话中信口雌黄,只有他讲,无别人的插话的余地,人们就会称他为“打夹竹”。

漉喉  这是旧社会茶客常用的代名词,茶友在路上相遇常说:“喂!去‘漉喉’。”意思是到茶楼饮茶。

六斤四  传说凡是成年人头的重量都是六斤四两,是否属实,谁也没法去考证,反正惠州人称“头”为“六斤四”。

一窑缸瓦  同一窑烧出来的缸瓦,其质量基本相同。以此比喻那些同是道德败坏的人。

贴错门神  旧时春节,一般中青年夫妇的房门都贴门神;门神是穿着古装结婚服饰的一男一女,男女两面相对,若贴错了左右则男女两面相背。因此,常称夫妻不和为“贴错门神”。

放白鸽  过去有些家长有意纵容女儿骗婚,从中骗取钱财。人们会说某某家“放白鸽”。

敲竹杠  据说旧社会走私分子常将私货以巧妙的方法藏在竹杠内,使人很难看出破绽。后来缉私人员对所有挑夫的竹杠敲敲,听听声音是否藏有私货,这时走私者用点“票子”塞到检查人员的手中就会获得放行。因此,凡带有强制性的捐助,人们都称“敲竹杠”。

撒水饭  这是一种迷信活动。神婆为人治病时往往以碗盛着水饭撒向大门前左右两旁,祈请鬼神为病人消灾消难。有人得了不义之财,为了保护自己,会以所得的一部分分给知情人,惠州人称之为“撒水饭”。

丙丁  《历书》中所记载的天干五行是:甲乙属木,丙丁属火,戊巳属土,庚辛属金,壬癸属水。惠州人常以“丙丁”代“火”,某处火灾说成某处“丙丁”。

<SPAN style=

分享到:
友情链接:中国文艺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 中国民间艺术网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 惠州文艺网 广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 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   邮箱:hzmx2021@163.com
电话:李老师:13902623918 林老师:13502578713  地址:惠州市下埔大道20号808室
TCP/IP备案号:粤ICP备18134482号 |  工商备案号:粤网商备24543532号     技术支持:sunkinglsx
你是第0访客